Loading…

尿床長大就好了?錯誤觀念恐致孩童心理創傷!

尿床長大就好了?錯誤觀念恐致孩童心理創傷!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亞太兒童泌尿醫學會理事長 楊緒棣、林口長庚醫院兒童泌尿科主任 王大民



多數父母對於孩子尿床總是習以為常,抱持著「小朋友尿床很正常,長大就會好了」的錯誤想法。其實,尿床可能影響孩童社交、心理狀態,甚至是學習效果,家長應正視準學齡兒童尿床的問題。

依據國際及台灣流行病學資料顯示,約有510%的學齡兒童受此影響,其中男生比例較高,約是女生的1.5~2倍。若不分性別,則每1005歲兒童中就有15~20位飽受尿床困擾 。


亞太兒童泌尿醫學會楊緒棣理事長指出,尿床又稱為夜間遺尿症,即在睡眠期間膀胱發生無意識排尿。


臨床上認為造成夜間尿床的主要原因可分為:「夜間多尿症」,睡眠時大腦中的抗利尿激素分泌不足,使得夜間尿液產生量過多;「膀胱過度活動」膀胱過度敏感或異常收縮,導致尿急、頻尿、夜尿或急迫性尿失禁;「大腦覺醒中樞異常」一般人夜晚膀胱漲尿時,會刺激大腦讓人產生尿意而排尿,若大腦感覺不到尿意,脊髓的反射中樞會自行決定排尿,形成尿床。


尿床是一個對於孩童和父母都備感困擾的問題,不但成為家長心理和工作壓力,更成為孩子說不出口的秘密。許多孩童夜間尿床時,害怕被家長責備或同儕取笑而不敢說出口,尿床的陰影造成孩童心理的創傷與自卑。


楊緒棣分享,一名小二男童曾在一個晚上尿濕了8件褲子而被母親責罵,從此之後,男童總是怕尿床而睡不好,甚至起床後若發現尿床,就會主動去洗澡及將尿濕的褲子藏起來,掩蓋尿床事實。近期,學校將舉行三天兩夜暑期夏令營,男童擔心尿床症狀被同學發現,不但不敢參加,連通知單都不帶回家。


林口長庚醫院兒童泌尿科主任王大民也提及,曾碰到一名六年級孩童,在繳交畢業旅行通知單之前來就診。經詢問後發現,12歲的他,每週仍有34次的尿床狀況,而且狀況長達半年以上,導致孩子自信心不足,心靈受到創傷,提不起勇氣繳交參加畢旅通知單,害怕外宿夜尿被同儕取笑。


兩位醫師呼籲,孩子尿床並不是故意的,別因尿床就斥責孩子或不耐煩,會對孩子心理造成傷害,進而影響學習。家長應擺脫「尿床長大就會好」的錯誤觀念,若寶貝已經6歲以上,每月仍然夜間尿床2次或以上,夜間尿床症狀長達3個月以上,及早至兒童泌尿科或兒童腎臟科就診檢查,找出病因,讓家中寶貝揮別夜間尿床的噩夢。


王大民表示,透過專業治療介入,多數尿床可以治癒。依據國內小兒夜間遺尿症專家建議之治療流程,透過完整治療尿床治癒率可達9成。


楊緒棣說,當兒童發生持續性尿床時,家長應先觀察孩童在白天與夜間睡眠時的排尿狀況,就醫前應完成「排尿日誌(小便日記)」,紀錄孩童喝水時間、排尿的時間與排尿量,幫助醫師在初步評估孩童尿床的可能原因。


他進一步說明,孩子尿床時就診,會進行包括理學檢查(外生殖器、腰薦椎檢查、直腸檢查)、尿液檢查(排除泌尿道感染問題),個別案例再接受尿流速和殘尿量檢查、膀胱和腎臟超音波檢查、尿路動力學檢查。


王大民解釋,而上述提及的兩位患者,經確診為「夜間多尿症」,治療上會以行為治療為主,像是導正孩童不恰當的喝水習慣及培養規律性解尿習慣,並規範孩童於睡前2小時少喝水。


如果行為治療仍無法改善夜間尿床問題,則可考慮採用鬧鈴治療。尿床鬧鈴是在內褲上面貼一個感應器,尿濕時會引發警鈴出現聲響提醒兒童起床解尿,借著行為反射訓練,以便逐漸養成兒童不需鬧鈴就 能自行起床解尿。


雖然研究顯示尿床鬧鈴成效佳,復發率低,可惜在台灣不易購得,且其聲響也會影響家人的夜間睡眠,若治療動機不強時難以持之以恆,降低治療效果。


此外,倘若上述的治療方式無法有效改善尿床症狀時,也可考慮藥物治療。


依據國際間的臨床指引及我國專家共識建議,第一線治療藥物是睡前服用「口服抗利尿激素類藥物」。眾多研究證實,抗利尿激素類藥物能有效改善尿床的症狀,藉由抗利尿激素類似物之作用減少夜間的尿液製造,降低尿床發生機會。


第二線藥物則為是抗乙醯膽鹼藥物(Oxybutynin)等。抗乙醯膽鹼藥物可以降低 逼尿肌的活性,改善頻尿的症狀,增加膀胱相對的容量,進而改善孩童尿床的症狀。


針對單獨使用抗利尿激素類似藥物無效的孩童,可以採用抗利尿激素類似藥物及抗乙醯膽鹼藥物兩者合併治療。如果兩種藥物合併治療仍然無效,必須重新進行評估檢查。接著考慮轉介到次專科(精神科或耳鼻喉科)評估或考慮使用抗憂鬱藥物(Imipramine)或生理回饋肌肉訓練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