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今日人氣

      238

      累積人氣

      22

      粉絲數

      264

      回答數

      83

      文章數
醫師,來一客快篩,不加疫苗!
2009-12-28 00:00:00 作者:張文華 分類:心情點滴
這個之前被誤稱為豬流感的H1N1新流感,果然不負「新型」之名而特立獨行。在八、九月的盛夏,就一反流感之常態地先發威了一陣子,算是牛刀小試。然後在大家的戒慎恐懼下,於十月底、十一月初正式粉墨登場,大顯神威。顯然和「傳統」流感好發於每年十一月到隔年三月的表現大異其趣。當然,會不會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出現邪惡的第三波?有待全民加緊防疫及密切觀察了。 新流感異軍突起,和今年暴紅的「開心農場」一樣,突然變得夯不啷噹,讓大家真的有點措手不及,平白冒出了一堆等著大家去了解的名辭,比如:農民幣、媚力值、彌猴桃、串連罷玩……嗯~~不是,我要說的是:克流感、快篩、325、814、新流感疫苗……。 偏偏人們對於一知半解的新玩意兒,常常會出現兩極化的反應。有時候不成理由地勇於嘗試;有時候卻又莫名其妙地打死不從。而且,這種決定常常只是植基於流言、媒體的誤導,而不是醫療人員的建言。不信你看…… 患者憂心忡忡地進了診間,不分青紅皂白,擺著從容就義的姿態,開口便說:『醫師,給我來個快篩!』這讓我想起前天中午,在小吃攤吃麵時,我也說過類似的話:『老闆,給我加顆魯蛋!』果真叫客快篩和叫顆魯蛋一樣地直覺而方便?更何況,加一顆魯蛋可得額外付錢,加一客快篩還不用咧!天啊!這個男人只是腹痛及想吐,既沒發燒,也沒咳嗽,就無厘頭的自認為可能得了H1N1新流感!我如果幫他做快篩,豈不是和幫他驗孕一樣的荒唐! 快篩是為了檢測是不是需要服用克流感。服用克流感是為是降低新流感患者的傳染力及減少發展成重症的機會。通常病情來勢洶洶,出現38?C以上高燒、全身酸痛、咳嗽…等類流感症狀的新流感患者才會有比較強的傳染力,也比較有發展成重症的機會。因此,即使是新流感,如果症狀輕微,並不需要服用克流感,當然也就沒有做快篩的必要。更何況這個男人完全沒有類流感的症狀。 看他這麼擔心自己得新流感,也基於身為醫療人員的防疫責任,我順口問他:『H1N1新流感疫苗打了沒?』卻見他一臉驚懼,活見鬼似地說:『我才不打咧!聽說會打死人哦!』 唉~~疫苗才是對抗H1N1新流感疫情最有效的措施,快篩和克流感只是亡羊補牢的工具。任何醫療措施,包括預防注射在內,都有其必然存在的風險。就好像吃飯就有被噎到的風險,走在馬路上就有被車子撞到的風險一樣。如果不考慮效益和風險之間的關係,只要有一點點的風險,不管效益再大都裹足不前,那豈不是什麼事都不要做了? 接種疫苗的效益遠大於出現不良反應的風險。台灣已打過新流感疫苗的已有五、六百萬人,絕大多數沒事。出現了幾個很明顯是集體心理因素引起的暈針現象,以及幾個不見得和疫苗有關的死亡個案,媒體就大肆報導,造成部份民眾的恐慌,視打新流感疫苗為畏途。我真怕新流感的防疫成效會因此而大打折扣,屆時萬一真有邪惡的第三波,說不定就只能靠天佑台灣了!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張文華)
暫停更新公告 徵求新書條目
2009-05-23 00:00:00 作者:張文華 分類:心情點滴
應出版社之邀,將自即日起開始撰寫個人的第三本書。為專心寫書,也為了兼顧書的品質及個人的生活品質,將自即日起四個月內,暫停更新個人網站(家庭醫師小站)、電子報(家庭醫師小報)、及部落格(菲米達客@blog)。在此先跟各位可愛的網友們說聲抱歉,四個月很快就會過去的,不要太用力想我哦! 書名暫定為:錯誤醫療觀念100則(未定)。為使書的內容能迎合一般社會大眾的需求,想向各位網友徵求“錯誤醫療觀念”的條目。您所提供的條目,若既經採用,且為第一個提出者,將於本書出版時,致贈一本,以為薄謝。敬請各位可愛的網友,多多幫我腦力激盪一下。感激不盡! 請把提供的條目e-mail給我,謝謝! “錯誤醫療觀念”條目之例子如下: 1.流行性感冒就是感冒在流行。 2.水?內的糖份是果糖,不是葡萄糖,糖尿病患者可以多吃。 3.癌症患者吃太營養,會使腫瘤長得更快。 4.急性挫傷腫起時,應該用力搓揉才容易消腫。 5.外傷時傷口應該先用雙氧水清洗,才能有效殺菌,促進傷口癒合。 6.小兒包皮過長,應該儘早割除,以利保持局部衛生。 7.小孩子發燒容易燒壞腦子,應該儘快幫他退燒。 8.看婦產科醫師前最好先把陰部清洗乾淨,才不會失禮。 9.流鼻血時,應該儘速讓患者躺臥下來,以利止住鼻血。 10.啤酒有利尿作用,所以尿路結石患者應多喝啤酒,幫助結石早日排出。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張文華敬上 2009/05/23  
超空間中的頓悟
2009-03-23 00:00:00 作者:張文華 分類:心情點滴
才三月天,怎麼就變得開始有點悶熱?天灰灰的,好像要下雨,又捨不得下,讓整個氣氛搞得很悶。空氣悶,心情更悶。因為中午臨休診前,和最後一個患者有點不太愉快。 這種戲碼,老是重複地在演。演的人累,看得人想必更累吧?最討厭這種患者,血糖控制的超爛,藥不好好吃,又老是不空腹來抽血。 『藥要照時間吃,你老是一個月的藥吃了快兩個月,遲早要出問題的!』 『請一早空腹來抽血,不抽血怎麼知道你的血糖飆到多可怕!』 『像你血糖控制的這麼差,中風、心肌梗塞遲早會發生的!』 我是極盡了恐嚇之能事,可是他總是依然故我,毫無所動。他的嘻皮笑臉,更讓我氣得午飯食不知味。現在,連個午覺都輾轉難眠。 睡不著,乾脆起來看看書。坐在床頭,腿上擱著加來道雄寫的《穿梭超時空》,心頭仍不由自己地糾葛著中午的不快。混混厄厄中,感覺到自己又來到了樓下的診間。 奇了!中午休息時間,怎麼還燈火通明,人聲雜沓?我來到診間,從天花板俯視著一切。我看到了那自認是個好醫師的我,正在口沫橫飛,惡形惡狀。坐在對面的正是那個我心目中的爛患者,他看起有點尷尬,正努力地陪著笑臉。 我心頭一驚!不知怎麼辦到的,但是我相信我進入了超空間! 據說我們當下這個宇宙的前身,原本是個擁有十維時空的極微小空間。在約150億年前,宇宙?生的那一剎那,大爆炸(big bang)發生之時,其中的四維(一維時間以及三維空間)快速地膨脹,形成了我們所熟悉的宇宙。其餘的六維是我們所無法感知及體會的超空間(hyperspace)。這超空間仍捲縮在宇宙中的某個角落,或許它就存在於我們的頭頂,或許正緊鄰著我們的鼻尖…。 在超空間中的我,心情平靜,思緒清明。我冷眼卻洞悉一切地,看著這兩個角色正在搬演的戲。突然間,我毫無理由地了解到,這個好醫師真正生氣的是,那個無知的患者竟然敢忤逆他的專業尊嚴!因為,除此之外,他沒有理由生那麼大的氣。而我也“看見了”那個爛患者的心中,正充斥著千頭萬緒。或許,雜亂的心緒,正是他對醫囑順服性不佳的所有理由。他心中其實有著百般的無奈,面對強勢的醫師,卻只有強顏陪著傻笑的份。 我突然有所領悟。跳脫自我,才有機會洞悉一切;蒙蔽於自我,就容易陷入於事無補的情緒。主客異位之後,不論對事對人,往往都會產生完全不同的感受。多一分同理心的體會,就能少一分誤解的發生;少一分情緒性的作為,才能多一分成功遂事的機會。 在頓悟的瞬間,我眼前一花,嘎然而醒。發現又回到了樓上房間的床上。只見《穿梭超時空》正躺在床邊的地板上。 原來進入超空間的是夢,不是我。可是…會不會在超空間中的才是我,而在四維時空中上演的只是夢…….?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張文華) 本文已刊登於台中縣診所協會會訊第十九期(2009年3月)
花仔與宅人
2008-11-27 00:00:00 作者:張文華 分類:心情點滴
花仔在MSN的心情語上留著: 『許多人每天工作到晚上10點,他們必須如此,因為內心空虛。他們夢想在50歲前存夠錢,以便退休。然後,死於無聊!』   宅人很不認同,在MSN的心情語上對嗆著: 『許多人每天玩樂過晚上10點,他們必須如此,因為內心空虛。他們認定一輩子能如此快活,卻在50歲之後,死於貧窮!』 眾生緊張了,在MSN上吶喊者: 『天啊,我既不想死於貧窮,更不想死於無聊啊!』 佛家在MSN點上了泛金光的粗黑體: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無聊心生,貧窮亦心生。花者之寂或為宅者之樂;窮者之富常成富者之窮。』 愚者的MSN上響著雋永的回音: 『有目標就不無聊,有努力就不貧窮。努力達成目標,即不無聊,也不貧窮;混混厄厄終日,既無聊,亦貧窮!』 菲米達客於宅2008-11-26
活在當下
2008-10-14 00:00:00 作者:張文華 分類:心情點滴
  一個四十出頭的中年婦女來看我的門診。原因是,最近幾個月來老是心慌慌、情緒低落、難入眠,卻又早早醒來之後,就睡不著了。在確定了她的月經仍規則,排除了停經症候群的可能之後,我告訴她,這是自律神經失調,併有焦慮及憂鬱的成份。我想事出必有因,於是,以關懷的眼神及軟語調問她:『最近是否在擔心或者煩惱什麼事?』    聽到這一問,想不到她的眼眶馬上泛紅,淚珠開始在眼中打轉。這種壓抑已久,突然碰到關懷之下的激情反應,其實我早已司空見慣。讓我驚訝的是,她的答案!她告訴我,她兒子今天考上了X醫醫科,她不想他將來當醫生,因為當醫生會很累。她認為這都是為他好,他竟然聽信老師的話,仵逆媽媽的關心!   我想,這幾十年來,或許醫師的社經地位已經大不如前,但是因為兒子考上醫科而焦慮憂鬱?也未免太誇張了吧!因此,她在意的應該不是兒子考上醫科。而是兒子長大了,不再聽她的話了。   我不能說破,只能針對癥結勸她:不必太在意自己或別人對未來的判斷及抉擇,因為本來就沒有絕對的是非,更何況任誰也無法逆料未來世事的變化。所以,有些焦慮及憂鬱真的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啊!   這件事情讓我想起了愛因斯坦的名言:『上帝不玩骰子!』這是愛因斯坦質疑量子力學的一句話。由於量子力學在某些領域存在的必要性,使得愛因斯坦的這句名言一再地受到挑戰。   上帝到底玩不玩骰子,誰知道?誰在意?不過,我想,他倒是給了我們一人一個骰子。我們每個人打從出娘胎開始,直到化為塵土,天天都在玩著擲骰子的遊戲。我們無時無刻都在做抉擇。小從,我該先咬一口麵包,還是先喝一口飲料?大至,我該娶這個辣妹,還是要那個熟女?都必須擲骰子做出抉擇,你肯定你無從預知抉擇的後果。因為,要是能預知後果,就不需要抉擇了,不是嗎?   我曾在另外一篇文章《決策於平行宇宙---醫病關係的因果輪?》中提到:   “我們當下所存在的宇宙,只是無限多個平行宇宙中的一個。每一個人在作決策的那一剎那,他所存在的宇宙就依決策的可能變數,分裂成相對數目的平行宇宙。我們的決行只是在這些平行宇宙之間穿梭,時間只是假象,它並不真的存在...。而,在無限多的平行宇宙裡,善與惡、是與非都是同時存在的。決策改變後果,後果又影響了下次的決策,如此周而復始,在無限多的平行宇宙裡,陷入永無止境的輪迴……。”   在這其中,我們或者不該用善、惡、是、非這類情緒性的字眼,說正、反、陰、陽可能比較適合。凡人、凡事、凡物皆沒有絕對的善、惡、是、非,那只是人為的主觀心像。而且,其判斷標準會隨著時空的改變而改變。   對很多事情,我們可以不用太在意結果,該在意的是過程。試想,把眼界放大來看,綜觀每個人的一生,縱使經歷個個不同,精彩平淡各有所別,但是,古往今來,最後有誰能不歸於塵土......?   所以,對過往的不必太在意,對未來的也不用太執著。要,活在當下!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張文華) 本文已刊登於台中縣診所協會會訊2008年10月號(第17期)
老伯的服藥哲學
2007-12-18 00:00:00 作者:張文華 分類:心情點滴
老伯應該是個退役老榮民,因為他一進門就扯著大嗓門對我叫著:「醫官好!」。還帥氣地行了一個舉手禮。在此之前,最後一次被叫醫官應該是20幾年前的事了吧。衝動地也想回個舉手禮,終究還是不習慣地作罷了。覺得有點唐突,卻也勾起一絲莫名的情愫……那個屬於年輕時代的模楜歲月。 「老伯,有什麼問題?」雖然近幾年聲音有點沙啞,還是偷偷地運起丹田之氣,好讓自己的嗓門也能回應的稍微渾厚一點。 「沒事,來向醫官拿點血壓藥。」 老伯是第一次出現在我的診間的患者。我邊幫他量血壓,邊問他:「你血壓高嗎?」 「高。」簡單明瞭的回答。 162/96毫米汞柱!是真的很高! 「有在吃血壓藥嗎?」 「有。」 「今天有吃嗎?」 「沒!有高時才吃!」 「可是今天也高啊,怎麼沒吃?」 「沒藥了!所以來找醫官拿。」 真是個快人快語的老伯,連這樣的話都能直來直往,應對得臉不紅氣不喘,可又激起了我喜歡“機會教訓”的怪癖。可是在教訓人之前通常得先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否則搞不清楚狀況,到時被反將一軍,可就糗大了。 我查看了一下老伯的健保卡紀錄,發現他之前是在某地區醫院拿降血壓藥的。可是,前一回拿血壓藥已是兩個多月前的事了!原來,老伯有他自己的一套服藥哲學,他武斷地認為醫師開的藥不應該照單全吃;藥吃多了會傷肝傷腎;血壓降下來之後,就應該暫停服用血壓藥,以免血壓降得太低。所以,他服藥的順從性很差,一個月的藥老是要吃個兩、三個月。血壓高高低低的一直很不穩定。該醫院的醫師受不了了,數落他幾句。老伯不高興了,心想:「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所以來到這裡想測試“留爺”的可能。 這下可麻煩了,原來老伯挺有脾氣的。可是,換作是我,面對服藥順服性很差,屢勸不聽的患者,我也會按耐不住脾氣地開罵。因為我一向認為,在非得面對選擇不可時,與其對不起患者的健康,不如對不起患者的脾氣比來得好。可是,初次見面三分情,尤其在已有前人給了老伯壓力之後,我想目前軟性說服可能最好的對策。 我告訴老伯,正常情況下醫師不會亂(濫)開藥,若有疑慮,應想辦法徵詢第二意見(另一個醫師或藥師),不應該自己胡思亂想地加減方,尤其是慢性病用藥。 慢性病藥需長期規則服用才能獲得穩定的控制,以減少併發症發生的機會。比如高血壓藥物,即使有副作用,其壞處一定也是遠遠低於服藥順服性不佳所帶來的併發症惡果(腎衰竭、心肌梗塞、中風…),否則這些藥就不會被核准上巿了。 一但血壓穩定下來之後,表示目前的劑量剛好,應繼續按目前劑量規則地服用,才能繼續維持穩定,不應該因血壓穩定下來而停藥。一但劑量調好,血壓不會越吃越低,因為目前沒有藥效能維持24小時以上的降血壓藥,所以血壓藥沒有隔日服用或不規則服用的道理,老伯自創的「高進低出」服藥模式更是不應該。 我不確定老伯有沒有聽進去,反正他就是要來拿血壓藥的。「你知道醫院開給你的是那種藥嗎?」「藥或者藥袋有沒有帶來?」老伯連攤了兩次手。健保卡晶片內也沒有登錄藥名,這下又麻煩了。 我告訴老伯,他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在我這裡拿藥。但是,因為原用藥物種類及劑量完全不明,所以,我們可能需要花一段時間慢慢地調藥;否則,就要請老伯回原來的醫師那裡拿藥。我認為老伯可以信任他。因為,會因患者不好好服藥而加以數落,不怕嚇走患者的醫師,肯定是不唯利是圖的好醫師。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張文華) 本文已刊登於聯合報健康版2007/12/18
鴕鳥心態的代價
2007-10-27 00:00:00 作者:張文華 分類:心情點滴
四十不到的少婦,身材中等。她告訴我,和先生行房後偶有出血的情形,大約有一年了,最近三個月來變本加利,在沒有行房的情形下,也常在內褲發現出血點。我請她上檢查台檢查一下,順便作個抹片檢查。       不知是診間的冷氣太強,或是有點緊張的關係,她跨在腳架上的雙腳有點發抖。我輕拍她的膝蓋,以安撫的語氣說:     「沒關係,放輕鬆,深吸一口氣,說:啊~~~」她很不自然的跟著說啊~~~。我趁機放進了鴨嘴,輕輕一撐,子宮頸跳進了眼簾。       不妙!她的子宮頸口約七、八點鐘方向,長了一小片蕈狀贅生物,直徑約0.5公分,表面粗糙,邊緣不規則。我用採檢棒在其上輕刮一下,就流血了。心想:子宮頸癌!八九不離十了。       出了內診室,不知情的先生微笑著問我:「醫生,有沒有什麼問題?」我面色凝重,語氣保守的告訴他:「有問題,需要進一步檢查。我幫你太太轉診到醫院作子宮頸切片檢查。」先生的笑臉僵住了。      「症狀已經一年了,妳都不理它嗎?」     「一年前我在XX婦產科作了一次抹片……」     「沒問題嗎?」     「作的時候醫生沒說什麼,三個星期後,報告出來時,他要我回去作切片檢查。」     「結果呢?」     「……」       先生忍不住了,以埋怨而帶點不忍的眼神看著老婆說:「都是她!說什麼怕痛,不敢去作切片,結果跑去另一家婦產科又作了一次抹片,好了!第二次的抹片報告正常,她就自欺欺人的說沒事了,就這樣拖了一年。我常看報紙的醫學版,我告訴她,抹片的檢出率又不是百分之百,第一次檢查有問題就應該作切片檢查了。她就是不聽,真是鴕鳥!」       她在一旁紅著眼,欲言又止。「其實我不是怕痛,不敢作切片……。我只是很擔心萬一是……,所以就過一天算一天……」說著說著,眼淚滴了下來。先生靠了過去,摟了下她的肩膀,也跟著紅了眼眶。       她接受了轉診,到某醫學中心作了包含子宮頸切片的一系列檢查。證實是子宮頸癌,二期上半,根據統計,五年存活率是55﹪!       看到這對恩愛夫妻的落寞下場,我不禁想:如果,她一年多前就接受子宮頸切片檢查呢?可能那時候還在第一期,五年存活率---75﹪!又如果,她從有性行為開始,就每年作一次子宮頸抹片檢查呢?那,她的子宮頸癌應該可以在零期(原位癌)時就發現。原位癌的治癒率接近100﹪!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張文華) 本文已刊登於1998/11/23民生報醫藥版
老菸槍的夢魘
2007-10-27 00:00:00 作者:張文華 分類:心情點滴
有點吃力地推開了安全門,鑽進了樓梯間。沒事安全門作這麼重幹嘛?還不到40歲怎覺得這幾年體力衰退地這麼快。阿勇仔不是說,四十歲還像一尾活龍。我不到40倒像一條衰蟲。真被另一支廣告上的那個女人給說中了:四十歲的男人只剩一支嘴!可是,那個張醫師四十好幾了,還在籃球場上找高中生鬥牛,超噁的! 離下班時間還有兩個多小時,就撐不住了。景氣差,公司裁員,工作量越來越大,挺累人的,如果不抽空閃來這裡哈上一根,剩下的時間要怎麼撐?奇怪,平常這個時間總會踫上幾個也來這裡吞雲吐霧的同好,怎麼今兒個就我一個? 說鬼鬼到,說人人來。有人推門進來了。咦,生面孔,身材年紀看來和我相仿,好像在哪見過。這人怪異,來這裡不抽煙,卻跑到窗口看著窗外,經過我面前時,還皺了一下眉頭。少來,我的香煙會比窗外的烏煙瘴氣毒嗎? 『當然是你的煙比較毒,你知道你吸進去的,和呼出來的煙裡面有四千多種化學物質,包括了會讓你上癮的尼古丁,有毒的氰化物、一氧化碳,以及四十幾種致癌物嗎?』 我猛然回頭望了一下,沒有其他人。這老兄在和誰說話?難不成他聽得見我心理面想的話? 『抽煙會讓你心弱肺黑,抽煙會讓你從頭癌到尾!』 這簡直就是張醫師的口氣嘛!那傢伙最會唱衰我了,想不到現在又多了一個來附和的。什麼從頭癌到尾,太誇張了,騙三歲小孩啊? 『口腔、咽喉、食道、肺部、胰臟、腎臟、膀胱、子宮頸,任你選一、兩處長癌。不是唬你,癌細胞就喜歡往老煙槍的這些地方跑!』 真的唬我哦!連子宮頸癌都算,當我不是男人啊! 『嘻嘻!你老婆有當你是男人嗎?』 當下,我感覺到一股燥熱從頭頂一直灌沖到腳底。這傢伙算老幾?連我最不堪的秘密都知道。這一、兩年來開始有點力不從心,卻剛好踫上了老婆的狼虎之年,從此在家裡就不敢再自稱男人了。可惡,那張醫師就算喜歡數落我,也不會說得這麼缺德呀! 『哈哈,承認了吧!還是抽煙惹的禍喲!』 要你多嘴!早聽那張醫師囉嗦過了,說什麼…,抽煙會使血管發生收縮反應,小血管在長期收縮之後,彈性會變差,所以容易造成局部充血不足,自然就‘IN’不起來囉。可是,老婆只跟了我十幾年,香煙可是跟了我二十幾年耶! 『所以,寧捨老婆,不捨煙囉!說你不是男人還不服氣!』 你懂什麼!累時哈上一根,可以讓我神清氣爽,重獲精力,老婆可沒這種效果吧? 『那是因為尼古丁會讓你中毒,而老婆不會!』 聽多了!這檔事張醫師最會嘮叨了:還不是那一套…,煙抽久了會尼古丁上癮,煙癮一發,就會讓你覺得精神不濟,全身不自在。此時哈上一根就暫時恢復你正常該有的精神狀況。所以,不是抽上一根煙會讓你比一般人精神好,思緒活絡;而是,一但上癮,沒煙抽時會讓你的精神狀況比一般人差,思緒呆滯…!極儘恐嚇之能事哦!我看他的目的,不過是想把我拉向他的戒煙門診,賺我一把! 『算了!換個話題,告訴你,小偷最怕老煙槍哦!』大概看到了我頭頂快冒出煙,準備打圓場了吧。 『因為老煙槍常夜嗽,小偷以為他一直還沒睡著,所以不敢進門。』冷笑話,聽膩了。 『還有,抽煙的人不會老哦!』是嘛,抽煙怎麼可能百害而無一利。 『抽煙會讓你的壽命減少10到12年,因為早死,所以來不及老!』哇靠!咒我呀!我感覺得到自己脹紅的臉,有股衝動想衝過去揍他幾拳。 『別這麼火!』他邊說邊轉過臉來朝向我。天呀!怎麼是一張和我一模一樣的臉!我全身上下冒起了雞皮疙瘩。 『我這樣刺激你,是為了大家都好。』說著他竟飄進了我的身體…。接下來我只聽到一聲見鬼似的呼號,發自我的喉頭……。 突然從辦公桌上驚起,周圍的同事狐疑的望向我。我只管呆呆的坐著,冷汗順著下巴往下滴、滴、滴……。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張文華) (本文已刋登於2002/11/23聯合報健康版)
如果真的有神明
2007-10-27 00:00:00 作者:張文華 分類:心情點滴
下一個病人的病歷是全新的,第一次來。在叫了名字之後,一張典型的歐巴桑臉慢慢地擠開了門縫。從她進門的那一刹那起,一直到踱到我對面那張椅子之前,她的眼睛從沒有離開過我的臉,讓我有股衝動想拿個鏡子照照自己,是不是在臉上留下了中午的飯粒。 坐上了椅子,她又盯上我的臉,兀自不說話。我被盯得有點尷尬,忍不住先開口問她:『歐巴桑,你人叨位不爽快(那裡不舒服)?』她活像突然被我的話聲驚醒似的,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地說:『哦…!腳…腳頭屋(膝關節)啦!疼到攏嘜行…』 歐巴桑的肚子大大的,四肢瘦瘦乾乾的,皮膚黝黑,兩個膝關節顯得特別得大,而且有明顯的內彎變型,走起路來呈O型腿,該是典型的退化性關節炎。她手腳上的皮膚黑黑薄薄的,薄得像一張紙。手臂上還可看到好幾處皮下出血所造成的紫斑。臉圓圓的,下巴也圓圓的,臉色黑中帶紫。後頸部及上背部的皮膚顯得有點厚,這些都是長期濫用類固醇的特徵。我正要跟她說明我的發現,想不到歐巴桑話匣一開,就停不住了。 『阮這個腳痛了近十年,四處吃藥吃不好,顛倒(反而)越吃越嚴重。阮孫仔也曾帶我去醫院,那裡的醫生有夠魯(差勁),動不動叨嘜叫我開刀。阮才不要,現在會行加減拖,開了嘜行顚倒慘!我現在攏嘛吃厝邊介紹的黑藥丸,真正有效,一粒擋ㄌㄟ二三日。不過,卡吃嘛是嘜斷根。後來我去廟裡問神明……』 我實在受不了了,插嘴道:『歐巴桑,你吃的是美國仙丹,你知影否?…』我正想接著告訴她,類固醇(美國仙丹)不但治不好她的腳,反而會加速惡化她的退化性關炎。可是,她就像call in 節目裡那些老練的政治人物,抓到發話權,可是不容別人隨便插嘴的。好像完全沒聽到我的話,她突然狀似神秘,輕聲地說: 『是神明叫阮來找你的哦!他指點我說,往這個方向就會找到貴人治好我的腳。我順著神明指點的方向找來,就找到你這間診所啊!』說著說著,突然皺起眉頭,瞇起眼睛,頭邊後仰,邊嘟嚷著:『奇怪哩!這麼少年,神明那會熟識你?』 天啊!我終於明白這歐巴桑為什麼打一進門就一直盯著我看,原來是在懷疑我和她的神明之間的交情!真是個叫人又好氣,又好笑的可愛患者。可惜她篤定不會再回來找我的。因為,一來路途遙遠,除非神明再次指示;二來我是一定沒有辦法使她的退化性關節炎‘斷根’的。 唉!歐巴桑相信神明遠勝於相信我。如果真的有神明,那倒好!希望神明能代我交代她三件事:首先,請告訴她,退化性關節是無法根治的病,還能控制就該找醫師好好地用藥控制,千萬不要到處亂吃藥,控制不了了,就只有開刀換人工關節一途。再者,請告訴她,膝關節都已經不好了,不要再到處逛廟宇找神明了,那是在虐待自己的膝蓋,會讓膝關節退化的更快。最後,請告訴她,不要再吃黑藥丸了,因為那種害人的非法藥物不但不可能治好她的腳,反而可能會要了她的命!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張文華) (本文已刋登於2003/2/16聯合報健康版)
阿彩的幸福天堂
2007-10-27 00:00:00 作者:張文華 分類:心情點滴
阿彩是個坐五望六的中年婦人,臉上永遠掛著淡淡的和昫笑容,每個看到她的人都有如沐春風的感覺。熟人打招呼時,她會望向對方,一貫的笑容,卻不發一語。或許是不想打破沈浸於幸福的感覺吧!因為,她的先生永遠牽著她的手,伴在她的身旁。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多令人欣羨的一幕啊! 可是,每次我看到這景象時,總會不由自主的從心底泛起一股酸楚的感覺。因為我知道這幸福表相的背後隱藏著無奈及懊悔…。 阿彩是個高血壓、高血脂、兼糖尿病的患者。為人向來隨和,對藥物也是唯醫師的指示是從。所以,雖然自三、四十歲起就血壓高、血糖高,但一向控制的不錯。無奈從四、五年前開始,不知為何她開始不來門診拿藥。心想,或許是改到別的醫師處拿了吧,也就不太放在心上。 直到去年,有一回,她先生牽著她來看感冒。他們走進診間後,我才發覺不對勁了。阿彩仍是一貫地微笑,只不過笑容裡帶了點傻氣,眼神顯得有點呆滯,行動比過去遲緩。最糟糕的是,她只會盯著我看,卻完全不會回答我的問話! 『怎麼幾年不見,變成這副樣子?』我因為驚訝而不經意的脫口而出,之後才發現阿彩的先生尷尬中帶著歉意的表情。她的先生告訴我,阿彩最近幾年來變得越來越笨拙,剛開始只是容易忘東忘西,後來開始出門之後就忘了回家的路,最近連吃喝拉撒、洗澡更衣都非先生服伺她不可了。 看來是早發性失智症的表現,很多原因都可以造成這種病症,不過從她的過去病史看來,我第一個想到的原因是長期血壓、血脂及血糖控制不良,所引起的後遺症。我問她先生有沒有帶去醫院作檢查?她先生沒好氣的說:『有啊!醫生跟我們說是多次中風引起的後遺症,可是她四肢活動正常,那裡會是中風啊!還跟我說…我老婆的病不會好了!豈有此理!』 我知道這下子我得多費唇舌了。我先問她先生,是不是阿彩這幾年都沒在控制血壓及血糖?只見他支支吾吾,答案已經很明顯了。我告訴他,阿彩是多發性腦梗塞所引起失智症。長期的血壓、血脂及血糖控制不良,會使動脈血管的內壁受到破壞,脂肪斑塊因而容易沈積在血管內壁,造成粥狀動脈硬化。這種變化是全身的大小動脈皆會發生。粥狀動脈硬化嚴重到一個程度之後,就容易引起血管的破裂或是梗塞。當血管的梗塞發生在腦部的大血管時就會引發半身不遂的中風症狀。阿彩則是發生在腦部的小血管,所以沒有半身不逐之類的大症狀。但是因為多次不斷的發作,終於使腦部的正常功能逐漸的受到破壞,因而表現出進行性的痴呆現象。 我不知道阿彩的先生是否聽懂我的解釋。不過,在他溫柔的牽起阿彩的手,準備離去前,我忍不住地問了他:『當初為什麼後來不吃藥?』他又支吾了一陣,然後細聲的說:『她不想吃。』可是後來我從他們的鄰居間接得知,是阿彩的先生聽信偏方,認為長期吃西藥不好,要阿彩把所有的西藥都停掉的。 阿彩夫妻又牽手出來散步了。看到阿彩充滿幸福的笑容,我不禁想,阿彩一定很滿足於目前的幸福日子,至親至愛的先生每天餵她吃飯,幫她洗澡,牽她散步。人生至此,夫復何求,真是人間的幸福天堂啊!可是,我懷疑現在的阿彩是不是有能力去感受幸福的存在?而且,在可預見的未來,我們將無法再看到阿彩夫妻手牽手出來散步了!因為,阿彩將會慢慢地失去行走的能力,而後長期卧床……。 (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 張文華)   (本文已刋登於聯合報健康版2003/03/27)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