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癌症死亡率更高 新興抗藥性耳念珠菌警報

    2019-06-12
    作者/ 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編輯部 引起全世界疾病控管單位高度警戒的超級真菌-『耳念珠菌』(Candida auris,C. auris)為什麼讓專家們這麼緊張?耳念珠菌和我們所熟知的念珠菌有什麼不同之處?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為什麼特別關注它呢?一般常見的消毒劑可以殺滅耳念珠菌嗎?什麼樣的族群特別容易受到耳念珠菌的侵害並致死呢? 什麼是『耳念珠菌』? 『耳念珠菌』是一種真菌,2009年在日本首次發現,是日本的醫師在一名耳部感染的患者身上分離出來的病原體,漸漸地在全球各地都有相關的病例報告出現,而超過90%的耳念珠菌至少對一種臨床常用的抗真菌藥物,具有抗藥性;另外約有30%的耳念珠菌,會對兩種或多種臨床主要抗真菌藥物,產生抗藥性,而當這些病原體存在於環境中,就很難從設施中根除,一些醫院為此不得不引進特殊的清潔設備,甚至拆掉地板、天花板、瓷磚才得以完全擺脫耳念珠菌的存在。 【註:幾乎全部的耳念珠菌對Fluconazole都具有抗藥性,而Voriconazole、Amphotericin B則對1/3的耳念珠菌菌株的敏感度低,另外有些菌株對Echinocandin(anidulafungin)的敏感度也偏低,由此可知耳念珠菌的菌株對目前三大類主要的抗黴菌藥物皆具抗藥性。】 為什麼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會特別關注『耳念珠菌』? 耳念珠菌是一種新興的真菌,對全球民眾的健康構成嚴重威脅,CDC關注『耳念珠菌』主要的三個原因如下: (1)      耳念珠菌通常具有多重抗藥性,對於常用來治療念珠菌感染的多種抗真菌藥物的敏感度低 (2)      一般標準實驗室的檢驗方法無法判別,而產生錯誤識別 (3)      耳念珠菌會引起大規模的院內感染,因此醫療機構必須採取特殊預防措施來阻止其蔓延 恐怖的『耳念珠菌』 令防疫專家高度警戒的耳念珠菌所引起侵襲性感染,不僅是因為死亡率高達57%,加上檢測耳念珠菌需要特殊的實驗室方法來準確識別耳念珠菌,而傳統的實驗室技術可能導致識別錯誤,造成耳念珠菌在醫療環境中發生難以控制的傳播,雖然這些病原體幾乎全部是在醫院的環境中被發現,但仍然不可掉以輕心。 免疫機能衰弱或受損的人最容易受到耳念珠菌的侵害,例如:老年人、已經生病的人、後天免疫系統缺損的人、新生兒…..將更難以抵抗耳念珠菌的入侵。若不幸感染耳念珠菌,會出現的症狀包括: (1)      在使用抗微生物藥品治療時,發燒和發冷 (2)      敗血症 (3)      患者的血液中分離念珠菌樣酵母 (4)      患者對於傳統的抗真菌治療,很少或幾乎沒有反應和改善 由於耳念珠菌在住院患者中會引起嚴重的疾病,甚至某些患者,耳念珠菌可以進入血液並擴散到全身,導致嚴重的侵入性感染,造成敗血症,引起死亡,目前以Echinocandins(anidulafungin)作為治療成人和2個月以上的兒童,耳念珠菌感染的第一線藥物。

  • 抗生素濫用問題大!泌尿道感染恐無藥可醫

    2018-11-30
    報導/黃慧玫 諮詢專家/雙和醫院泌尿科主治醫師 江怡德 抗生素濫用是長久以來全球各國都面臨的問題,台北醫學大學、衛生福利部雙和醫院和日本神戶大學攜手研究,發現台灣泌尿道感染患者的藥物抗藥性比率已攀升到15~25%,比10年前高出5%,顯示濫用抗生素的情況越來越嚴重,若再不重視,未來恐面臨無藥可醫的困境。 身為此篇研究論文的第一作者雙和醫院泌尿科主治醫師江怡德表示,他蒐集2015~2017年因泌尿道感染而到雙和醫院門診就醫或住院的2萬1千人次病患資料,發現15~25%會對傳統治療泌尿道感染的藥物產生抗藥性,比10年前高出5%。 進一步分析發現,台灣會出現抗藥性的細菌以大腸桿菌居多,日本則是克雷伯肺炎菌佔多數,至於對第二線碳青黴烯抗生素產生抗藥性的腸道菌,台灣和日本也都相對偏多。江怡德指出,大腸桿菌和克雷伯肺炎菌均是腸道常見菌種,平常與人共存相安無事,卻因部分泌尿道感染患者濫用抗生素而出現抗藥性。 泌尿道系統由腎臟、輸尿管、膀胱、尿道等組成,負責將體內的水分與廢物排出體外。當尿液中的細菌無法適時排出,或有細菌從尿道進入,就可能引起發炎,出現頻尿、急尿、血尿、分泌物,或解尿疼痛、灼熱等症狀。 他說明,泌尿道感染就診時,醫師會依泌尿道感染狀況選擇合適的抗生素,通常會從第一線抗生素用起,若無效才採用第二線的抗生素。碳青黴烯抗生素就是針對已被送進加護病房或病情比較嚴重患者才會使用的第二線抗生素,如果連第二線抗生素也無效,就麻煩了。 而抗生素屬管制藥品,需要在醫師指示下使用,且要確實完成1周左右的療程。一旦自行至藥局購買,吃3、4天覺得有效後即不再繼續服用,就會讓未被完全殺死的細菌獲得喘息機會,進而出現抗藥性,往後即使服用原有的抗生素,也殺不死,必須選用更後線的抗生素才能奏效。 江怡德進一步說明,細菌對抗生素的抗藥性攀升,是全球醫療都面臨的問題,以日本為例,泌尿道感染者的抗藥比率也有10~20%,但因日本藥物管制較嚴格,攀升幅度較台灣低。 台灣泌尿道感染患者的藥物抗藥性比率之所以快速攀升,其原因是國內抗生素管制不嚴、價格便宜,即使沒有醫師處方箋,也能從藥局買到抗生素;此外,泌尿道感染是較為私密的疾病,患者因不好意思就醫,最後選擇自行購買抗生素,導致部分細菌對第一線及第二線抗生素產生抗藥性的機率增加;再加上醫療院所的院內感染管控做得不夠徹底,雪上加霜。 江怡德呼籲,患者若有泌尿道感染症狀務必及早就醫,千萬別自己「做醫師」,無端給細菌喘息機會,進而產生抗藥性之可能性。他提醒,若有發燒或腰痛情形,意味感染已進展到腎臟,一旦血壓明顯降低,可能已出現敗血症,恐導致死亡,不可不慎!

  • 抗藥性細菌:來勢洶洶!

    2014-08-02
    當細菌藉由各式各樣的機轉發展出抗藥性,對原本可治療他的藥物(抗生素)產生抗性,我們稱之為抗藥性細菌。衛生福利部臺南醫院內科李致毅副主任表示現今的醫療環境,抗藥性細菌的存在已逐漸普遍,其所造成臨床上的感染症,處理上非常棘手,更常是第一線醫療人員需嚴肅面對的嚴峻挑戰。 誠如水可以載舟亦可以覆舟般,臨床上抗微生物製劑也就是抗生素的使用,就像一把刀的兩面:在治療嚴重感染如敗血症的患者,「抗生素」是醫師拯救患者性命重要的武器;然而,非必要且過度的抗生素使用,除了讓人體需承受原本不必要的藥物副作用外,更容易進而造成抗藥性細菌的產生。 『用抗生素把細菌殺光』是一個很多人跳不出來的迷思。就實際面而言,甚至是因抗生素遭到濫用,才是抗藥性細菌增加的主要原因。近年來,新一代抗生素的研發已遇瓶頸,醫師手上可用的「武器」已越來越少,要控制或減少抗藥性細菌,不能期待使用更強的抗生素,反而應是節制抗生素的使用。 CRAB(註1),VRE(註2),CRE(註3)……面對這一波波抗藥性細菌的逆襲,臨床上抗生素的合理使用,是每位第一線醫療人員刻不容緩需學習的課題。配合確實的手部衛生與接觸隔離的感染管制措施,希望築起一道堅固的防線,讓抗藥性細菌不要再成為醫護人員與患者揮之不去的夢魘! 註1:CRAB:carbapenemresistantAcinetobacterbaumannii 對碳青黴烯(carbapenem)類抗生素具抗藥性的鮑氏不動桿菌 註2:VRE:vancomycinresistantEnterococcus 對萬古黴素(vancomycin)抗生素具抗藥性的腸球菌 註3:CRE:carbapenemresistantEnterobacteriaceae 對碳青黴烯(carbapenem)類抗生素具抗藥性的腸道菌 本文作者:衛生福利部臺南醫院內科 李致毅副主任

  • 重抗藥性結核病

    2014-03-06
    醫療報導結核病是由於感染結核菌所引起的一種傳染病,台灣結核病的流行情形幾十年來雖然已有顯著的改進,然而,近年來,抗藥性結核病的威脅成為重要議題。 1944年Waksman發現了鏈黴素(Streptomycin)後,開啟了結核病化學藥物治療的新紀元,然而自從開始使用藥物治療結核病以來,抗藥性的產生亦開始增加,而1970年代rifampicin廣泛使用後,多重抗藥性結核病(菌株同時對isoniazid及rifampicin具抗藥性)亦漸趨嚴重。結核菌多重抗藥性的發生已經成為全球的嚴重問題,依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研究,多重抗藥性結核病已漫延全球各地,尤其在前蘇聯地區尤甚。在台灣,isoniazid及rifampicin分別於1957及1978年引進使用,而第一次發現rifampicin抗藥菌株於1982年發現。因此近年來疾管署針對台灣多重抗藥結核病人投入更大的心力。 結核菌在分裂中經過自然的隨機突變而產生對某種藥物的抗藥性。菌量足夠的情況下,若只用單一種抗結核藥物或不當治療,結核菌經過數次分裂,便可產生抗藥性結核菌。雖然抗藥性結核病的產生牽涉到微生物、臨床狀況、治療過程、宿主等眾多因素,然而其絕大多數的原因卻是不當的結核病治療、服藥順從性不佳中斷治療等。 因此,針對無抗藥性結核病適當正確的一線藥物治療、管理是預防抗藥性結核 病產生的最佳方法,也是現今疾管署及醫療團隊執行的重點之一。 多重抗藥性結核病治療需明顯較長的時間,易於發生續發抗藥性,副作用更大,且需較昂貴的成本,卻有較低的治療成功率及較高的死亡率。藥物治療包括抗藥性試驗證實仍有效的第一線抗結核藥、注射型藥物、新fluoroquinolone類,第二線抗結核藥等。某些病患可考慮外科手術。 基於可用的治療並不是如此有效,防止多重抗藥性結核病的產生反而是更需加強、重視。所以在每個病人接受初次治療時,就應竭盡所能,監控並協助病人完成6-9個月的療程有效治癒結核病,減少抗藥性結核病的發生。如果萬一治療失敗或發生了抗藥性,應盡快轉診至疾管署合作之多重抗藥性結核病治療團隊,接受團隊全方面的照護,現在經過疾管署及多重抗藥性結核病治療團隊的努力,治療成功率已大為提昇,仍有極高機會可以治癒。 本文作者:衛生福利部胸腔病院肺功能科 周梓光主任

  • 口服抗生素取得太容易 小心沒藥救

    2011-04-08
    感謝蔣世中醫師熱心整理提供.   https://udn.com/NEWS/OPINION/X1/6260331.shtml 國際醫療�不積極 醫界人才將被掏空   【聯合報╱朱敬一�行政院政務委員(台北市)】 2011.04.08 01:45 am 昨日乍見衛生署前署長葉金川「 國際醫療不設專區較可行」一文,深感驚訝。 猶記得兩年前,曾與葉前署長討論,當時葉非但贊成以專區發展國際醫療,就連落腳地點金門都想好了。理念怎麼會突然轉向?細讀之後才理解,更多的是憂心,希許政府把配套做好。 葉前署長的擔心,強調的是「做了」,會如何、如何。但我的社會科學背景,卻強調「比較」多種取捨,可能會造成的影響。國際醫療,我更看重的是「不做」,台灣即將面臨的危機。 大陸三月正式核定的十二五計畫,將醫療列為「重點中的重點」項目,台資醫院正是其積極拉攏對象。中共衛生部二月底就來台灣招商,五月將在對岸辦大型招商會。換言之,台灣如果不做,不讓病人輸入,這些醫院、醫生就會輸出到大陸,屆時台灣名醫整批、整批到大陸定居,幫大陸有錢人看病。台灣醫生還得飛到大陸,去學技術;台灣病患得飛到大陸,掏腰包看醫生。面對大陸磁吸效應,如果政府毫不作為,放任彼岸這般掏空台灣醫界人才,才是對國人不起。對台灣而言,它不僅是一個產業,恐怕更有戰略意義。 面對大陸的崛起,國際醫療已變成如全球化般,不論你喜不喜歡都得面對的議題。全球化造成M型社會之弊,不面對更糟,與其鎖國,還不如積極面對,思索如何安排配套。 只允許專區內醫院設公司,是對台灣醫界倫理觀念,衝擊最小的小門。專區也是最容易管理,最不會排擠國人醫療資源的方法。政府將配套,未來台大、長庚等醫學中心,醫生在母醫院服務時段不可減少。初期全國也將只開放二至三張執照,占台灣現有510家醫院,不到百分之一。 放諸國際,除了新加坡以外,印度、杜拜、馬來西亞都以專區發展國際醫療;至於泰國,國際病患高度集中在兩家醫院,雖無專區之名,但卻有專區之實。未來專區醫院除了繳稅,稅後獲利一定比例將回饋健保,以求造福國人。 國際醫療是個跨政黨都認同的產業,大陸的磁吸效應,更是不論我們喜歡或不喜歡都得面對的事實。政府所能做的只有積極面對,思索如何安排配套,才是當為。     https://udn.com/NEWS/HEALTH/HEA1/6258751.shtml 國衛院「抗生素 對7成門診病患沒用」   【聯合晚報╱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 2011.04.07 02:51 pm 國內抗生素濫用情況嚴重,除了加護病房,就連門診患者也淪陷了!國家衛生研究所與國內多家醫學中心在培養門診患者尿液菌珠,結果發現,患者對於多種用來治療大腸桿菌的抗生素都有抗藥性,其中Ampicillin抗藥性高達七成一。 半數以上門診患者,用第二線抗生素,病情也難控制。 至於第二線抗生素「撲菌特」(Baktar),國內門診患者的抗藥性也高達了54.7%。換句話說,超過一半以上門診患者即使用到了第二線抗生素,病情也無法獲得控制。 如果第一線、二線抗生素都無效,接著就得使用第三線抗生素「速博新」(Ciprofloxacin),然而這項研究也發現,16%門診患者對於三線抗生素也有了抗藥性。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台灣感染症醫學會、台灣醫院感染管制學會及台北馬偕等單位機構上午聯合舉辦「多重抗藥性細菌之策略與作為」公共衛生論壇,邀請各領域專業人士一起討論抗藥性議題,共謀對策。 醫護大量使用抗生素,加護病房感染情況最嚴重。 台灣醫院感染管制學會理事長李聰明指出,台灣每年約有五千名患者死於醫院院內感染,其中大部分感染事件都是發生加護病房,主要原因在於醫護人員大量且廣泛地使用抗生素。 國衛院調查,念珠菌、鮑氏不動桿菌(革蘭氏陰性菌一種)是造成台灣院內感染的主要病菌,這也是造成敗血症的主因。分析2003至2010年,不管是醫學中心及區域醫院的加護病房病人血液及尿液中都可以驗出兩種病菌。 就連門診病患的抗藥性情況也越來越嚴重。國衛院與國內多家醫學中心調查發現,門診患者對於治療大腸桿菌的抗生素抗藥性越來越高,且比美國更嚴重。 連第三線的「速博新」,16%門診患者產生抗藥性。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秘書長陳宜君指出,國衛院研究結果顯示,七成一門診患者體內大腸桿菌對於第一線抗生素「安比西林」(Ampicillin)產生抗藥性,而美國則為39.3%。 至於第三線抗生素「速博新」(Ciprofloxacin),國內16%門診患者產生抗藥性,而美國門診患者則僅有6.8%。陳宜君指出,這三種抗生素都有口服劑型,推論抗藥性應該給藥方式,且民眾容易取得有關。     https://udn.com/NEWS/HEALTH/HEA1/6258555.shtml 口服抗生素取得太容易 小心沒藥救   【聯合晚報╱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 2011.04.07 02:51 pm 大部分民眾如果有泌尿道感染問題,通常只要至基層醫院就診,服用口服抗生素,就可以痊癒。一旦對於第一線「安比西林」、第二線「撲菌特」等口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就可能換成針劑,甚至住院治療,影響相當大。 「安比西林」(Ampicillin)屬於第一線抗生素,為國內常用的抗生素之一。如果出現抗藥性問題,病患就必須使用第二、三線抗生素,除了容易產生副作用,也可能面臨日後無藥可用的困境。 醫界推測,之所以產生抗藥性,除了醫院濫用、民眾自行在社區藥局購買抗生素之外,還可能與國內部分畜產業可能大量使用動物用抗生素有關。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秘書長、台大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陳宜君進一步解釋,由於口服抗生素取得容易,許多尿道系統感染的患者可能在西藥房或是小醫院就可拿到口服抗生素,這應是造成抗藥性越來越嚴重的主因。 陳宜君建議,民眾在使用抗生素之前,一定要接受醫師的評估診斷,如果醫師認為不需要,就不要服用。一旦私下服用抗生素,就可能增加抗藥性機率,受害的還是自己。     https://udn.com/NEWS/HEALTH/HEA1/6259306.shtml 抗生素濫用 醫師難辭其咎   【中央社╱台北7日電】 2011.04.07 07:50 pm 台灣的細菌抗藥性問題嚴重,導致許多抗生素失效,號稱最後救星的萬古黴素也出現警訊。前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長蘇益仁今天說,醫師不該接受藥商不當招待,以免助長抗生素濫用。 疾管局今天在馬偕醫院舉辦「全球抗菌台灣行動」公衛論壇,蘇益仁以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特聘研究員身分發言,他認為抗生素管制使用的各項措施中,應該包括感染科醫師的自律,拒絕藥商送回扣與招待,希望調查局也應介入調查。 蘇益仁發現,台中、嘉義、彰化、雲林等地的醫院,濫用萬古黴素的情形特別嚴重,當地大約80%的萬古黴素是在晚上開立處方給住院病人;現在有1、2家醫院必須增加萬古黴素劑量,才能達到療效,這對病人不是好消息。 萬古黴素是最後一線抗生素,用於治療超級病菌中的多重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這原是不到最後關頭不用的救命抗生素,卻被國衛院調查發現,神經外科、心臟外科做為開刀病患預防術後感染的例行給藥。 台灣醫院內的MRSA占金黃色葡萄球菌比例達70%,在加護病房更達85%,是院內感染奪命的元凶,有些病人因其他疾病住院,最後卻染上此菌而死於敗血症。蘇益仁擔心,當萬古黴素也被抗藥病菌攻克,病人無藥可醫。 台灣醫院感染管制學會理事長李聰明指出,台灣每年約有5000人死於醫院的院內感染,大部分發生在加護病房;換句話說,如果醫院感染控制做得好,1年可以救5000人。 蘇益仁說,院內感染的病人當然是愈少愈好;因此,感染科醫師不能用病患人數的業績算薪水。 走訪10多家醫院之後,蘇益仁推崇國泰醫院,國泰醫院的MRSA比例是53%,低於醫界平均值一大截,院方的管理重點是審慎評估抗生素新藥採購,對洗腎及慢性病住院病患篩檢抗藥菌,院內感染管控提高到副院長層級。 李聰明和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秘書長陳宜君說,管制抗生素的第一守則是非必要不用,醫師使用抗生素,一定要自律。 蘇益仁說,醫院加護病房也要加強門禁管理,隔離抗藥性病患,醫療人員進出要落實洗手換裝,千萬不要讓病菌跟著醫師白袍和領帶趴趴走;當然,也不要讓送便當的小弟隨便進出。     https://udn.com/NEWS/HEALTH/HEA1/6259306.shtml 抗生素濫用 醫師難辭其咎   【中央社╱台北7日電】 2011.04.07 07:50 pm 台灣的細菌抗藥性問題嚴重,導致許多抗生素失效,號稱最後救星的萬古黴素也出現警訊。前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長蘇益仁今天說,醫師不該接受藥商不當招待,以免助長抗生素濫用。 疾管局今天在馬偕醫院舉辦「全球抗菌台灣行動」公衛論壇,蘇益仁以財團法人國家衛生研究院特聘研究員身分發言,他認為抗生素管制使用的各項措施中,應該包括感染科醫師的自律,拒絕藥商送回扣與招待,希望調查局也應介入調查。 蘇益仁發現,台中、嘉義、彰化、雲林等地的醫院,濫用萬古黴素的情形特別嚴重,當地大約80%的萬古黴素是在晚上開立處方給住院病人;現在有1、2家醫院必須增加萬古黴素劑量,才能達到療效,這對病人不是好消息。 萬古黴素是最後一線抗生素,用於治療超級病菌中的多重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這原是不到最後關頭不用的救命抗生素,卻被國衛院調查發現,神經外科、心臟外科做為開刀病患預防術後感染的例行給藥。 台灣醫院內的MRSA占金黃色葡萄球菌比例達70%,在加護病房更達85%,是院內感染奪命的元凶,有些病人因其他疾病住院,最後卻染上此菌而死於敗血症。蘇益仁擔心,當萬古黴素也被抗藥病菌攻克,病人無藥可醫。 台灣醫院感染管制學會理事長李聰明指出,台灣每年約有5000人死於醫院的院內感染,大部分發生在加護病房;換句話說,如果醫院感染控制做得好,1年可以救5000人。 蘇益仁說,院內感染的病人當然是愈少愈好;因此,感染科醫師不能用病患人數的業績算薪水。 走訪10多家醫院之後,蘇益仁推崇國泰醫院,國泰醫院的MRSA比例是53%,低於醫界平均值一大截,院方的管理重點是審慎評估抗生素新藥採購,對洗腎及慢性病住院病患篩檢抗藥菌,院內感染管控提高到副院長層級。 李聰明和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秘書長陳宜君說,管制抗生素的第一守則是非必要不用,醫師使用抗生素,一定要自律。 蘇益仁說,醫院加護病房也要加強門禁管理,隔離抗藥性病患,醫療人員進出要落實洗手換裝,千萬不要讓病菌跟著醫師白袍和領帶趴趴走;當然,也不要讓送便當的小弟隨便進出。     https://udn.com/NEWS/WORLD/WOR4/6259791.shtml 超級細菌 印度新德里到處可見   【Upaper╱中央社】 2011.04.08 04:03 am 7日出版的「刺胳針傳染病期刊」指出,被稱為超級細菌的NDM-1基因普遍存在印度新德里的環境中,包括飲用水和不流動的污水裡都有。 這本期刊去年8月首度發表NDM-1基因時認為,超級細菌基因存在於醫院內。英國科學家最新研究發現,NDM-1基因廣泛存在新德里公共供水系統。 共同作者英國卡地夫大學教授陶爾曼說,「我們發現NDM-1不存在醫院加護病房,而是在新德里的環境中任意散佈,飲用水和不流動的污水裡都有」。印度的霍亂和痢疾細菌也已帶有NDM-1基因;尤其兒童一旦染病,現有抗生素幾乎罔效,最令人憂心。 研究還發現,NDM-1基因在攝氏30度時最容易在不同細菌間傳播,這是新德里4至10月的普遍氣溫。陶爾曼表示,這使NDM-1基因得以快速散播;雨季積水和下水道溢流,也存在散播超級細菌風險。 令人憂心的是,過去未發現超級細菌的11個菌種,現在也含有NDM-1;其中包括可引起霍亂和痢疾的霍亂弧菌和鮑氏志賀菌。     https://udn.com/NEWS/HEALTH/HEA2/6259846.shtml 金黃葡萄球菌、AB菌 台灣抗藥性強   【聯合報╱記者詹建富�台北報導】 2011.04.08 02:51 am 專家警告,過去10年間,國內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和鮑氏不動桿菌(俗稱AB菌)的抗藥性不斷增加,台灣是全世界最嚴重的地區之一,若再不積極採取有效措施,「人類將被細菌打敗」。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和台灣醫院感染管制學會昨舉辦「全球抗菌,台灣行動」公衛論壇,健保局長戴桂英指出,從各項監測指標,國內第一線使用抗生素比率明顯下降,民國90年以前,醫療院所治感冒病人,平均每5人就有1人開立抗生素,如今降為10.34%、診所則是5.79%。 不過,一位學者表示,這是檯面上的改變,某醫院開立萬古黴素,白天比率為20%,為避免同儕醫師審查,趁其他醫師下班後授權值班醫師開立,比率竟升到80%。 國家衛生研究院研究員蕭基樑表示,國衛院監測發現,近年來各類多重抗藥性細菌盛行率正逐步上升,以MRSA為例,原本是醫院內感染,目前已有擴散到社區的趨勢。 感染症醫學會秘書長陳宜君強調,疾病管制局調查,國內區域級以上醫院加護病房檢驗發現,對carbapenem抗生素有抗藥性的AB菌,2003年是18%,2009年已上升到63%,如今成為院內感染的頭號殺手。 國家衛生研究院特聘研究員蘇益仁認為,國內抗生素濫用有其結構性因素,也牽涉到特定人員利害關係,除了從政策面改革,他呼籲感染科醫師自律,減少與廠商吃飯或接受旅遊、招待。 台灣醫院感染管制學會理事長李聰明表示,美國一年約有1萬人死於醫療照顧過程的併發感染症,台灣依此比率也約有5000人因此死亡,除應減少抗生素濫用,醫護人員、病人和家屬平常多注意手部衛生也很重要。     https://care.cdns.com.tw/20110408/med/jkbj/733780002011040718543901.htm 抗生素濫用 抗藥性比美高2倍 中華日報《2011/04/07 18:54》 記者關嘉慶�台北報導 台灣抗生素濫用情況嚴重,根據國衛院統計,國內有 3種抗生素抗藥性比美國還高出 2倍;甚至有人感染念珠菌、鮑氏不動桿菌,已到了最後一線抗生素都無效的地步。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秘書長陳宜君昨日參加「全球抗菌台灣行動」論壇時指出,根據國衛院統計資料顯示,台灣大腸桿菌感染對於抗生素 AMP抗藥性已達 71%,抗生素 SXT抗藥性為 54%,抗生素 CIP也達 16%,都比美國的 39.3%、 22.6%與 6.8%,高出 2倍。 陳宜君表示,全球都有多重抗藥性問題,但不同的菌在不同地區出現的抗藥性情形不一,台灣尤其在念珠菌、鮑氏不動桿菌感染,已到了最後線抗生素用藥,都有可能沒把握能治好。 抗生素濫用將導致感染後面臨無藥可用的地步,台灣醫院感染管制學會理事長李聰明也指出, 2005年,老虎黴素出來時,對 AB菌的療效可達 8成,但目前只剩下 3、 4成。 李聰明表示,醫界對於抗生素藥物研發不如其他藥物,感染科醫師最怕無藥可用;雖然如此,但臨床上,其實有近 2至 5成的抗生素是不需要用的, ICU對於感控的洗手防護也只有 3至 4成,都值得注意。 陳宜君並指出,台灣抗生素濫用所導致的抗藥性問題,和農畜植物使用抗生素也有關係,民眾自行到藥局購買抗生素使用,都是使得社區抗藥性增加的原因。     https://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apr/8/today-t2.htm 自由時報100.4.8 世衛警告 濫用抗生素 恐無藥可醫 全球瀕臨後抗生素時代 〔編譯魏國金、羅彥傑、記者洪素卿�綜合報導〕世界衛生組織(WHO)警告,由於濫用與誤用抗生素,致使每年有數十萬名病患因抗藥性問題而不治,全球正瀕臨普通感染恐無藥醫的「後抗生素時代」,必須採取緊急行動,謹慎使用抗生素,以減緩抗藥性問題惡化。 世衛幹事長陳馮富珍七日在「世界衛生日」嚴正警告說︰「抗藥性病原體的出現與蔓延有增無減,顯然世界朝後抗生素時代發展,屆時普通感染將再度使人致命。」 世衛助理幹事長福田敬二指出:「重點在於問題的惡化速度勝於解決速度,這是我們看到的現象。」他說,目前沒有所謂畢其功於一役的解決方法,只要人們依賴或繼續使用抗生素或相關藥物,就會促進抗藥性發展。 在一九二八年佛萊明發明全球第一種抗生素盤尼西林以前,無數人死於簡單的傷口感染。抗生素的發現以及痲瘋、肺結核、淋病與梅毒等抗生素藥物的使用,改變了醫學與人類歷史。但也因為世人濫用或誤用抗生素,致使抗藥性問題增加,相關藥物的療效大打折扣。 世衛組織指出,每年新增四十四萬宗多重抗藥性肺結核病例,至少造成十五萬人死亡,中國的多重抗藥性肺結核病例亦遠高過開發國家。 世衛提出六點改善計畫,敦促各國建立全國性配套方案、加強抗藥性病例的監測系統、合理使用藥物、確保藥品正常供應、預防並控制傳染病散播,以及開發新疫苗和藥物。 台灣感染科醫學會理事長林奏延醫師表示:「抗藥性是細菌跟人類的戰爭,這場戰爭確實會一直延續下去。」但是否真的悲觀到如WHO警告的,將有無藥可用的一天?主要還是看藥物研發以及相關管制措施。 台灣屬抗藥性相對嚴重區 林奏延說,在北歐,很多第一線抗生素到現在還有效,但是在台灣,很多已經無效。抗藥性問題與抗生素濫用以及管制策略有關,台灣所處的區域確實是抗藥性相對嚴重的地區。除了民眾遵照醫囑服藥、不亂買,醫師不濫用抗生素之外,整個區域性的共同努力也很重要。 另一則警訊是,以往能讓抗生素無效的「超級細菌」大多出現在醫院內,但七日出刊的《刺胳針傳染病》所公布的英國卡地夫大學研究報告卻十分令人憂心。 印度自來水驗出超級細菌 該研究指稱,取自印度首都新德里的自來水與街道污水的樣本中,四分之一被檢測出帶有「超級細菌」NDM-1的基因,而且該基因已蔓延至帶來痢疾與霍亂的十一種不同細菌身上。此結果也讓所謂超級細菌不只會在醫院內感染,亦會存在於大環境的理論,更增添說服力。研究提到,NDM-1基因在攝氏三十度的環境下最容易在不同細菌中散播,這正好是新德里一年中七個月的氣溫區間範圍內,包括最容易發生水患季風季。 研究作者之一的卡地夫大學資深研究員陶爾曼說,超級細菌正透過新德里自來水系統擴散,但不曉得有多少人已經受到感染。他推測新德里有約五十萬人的腸道細菌帶有NDM-1基因。研究人員也呼籲各國必須立刻採取聯合行動,對同樣傳出出現超級細菌的巴基斯坦與孟加拉等國進行後續研究。     https://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apr/8/today-life1.htm 自由時報100.4.8 AB菌抗藥性達70% 院內感控拉警報 〔記者魏怡嘉、洪素卿�綜合報導〕根據國家衛生研究院最新調查,AB菌(鮑氏不動桿菌)對最後一線抗生素imipenem的抗藥性,已從過去的三%躍升到七十%,AB菌感染多發生在醫院加護病房內,院內感染管控令人憂心。 蘇益仁︰醫師不應受招待 前衛生署疾管局長蘇益仁對國內抗生素使用浮濫的現象,語出驚人點出關鍵︰醫師不應接受藥商招待,接受招待自然就會多用這家廠商的抗生素,調查局應介入調查,醫師也要發起自律運動。 衛生署疾管局昨日舉辦「全球抗菌台灣行動」公衛論壇,蘇益仁以國衛院特聘研究員身分發言表示,過去上呼吸道感染常被濫用的抗生素,例如安比西林等的抗藥性的確嚴重,甚至達到九十%,但健保局祭出管控措施後,九十五年監測發現,安比西林抗藥性已下降到三十%到四十%左右,顯然抗生素只要不用,抗藥性是可以下來的。 感染多發生在加護病房 不過,最令人憂心的是,AB菌抗藥性的問題,多發生在醫院的加護病房。蘇益仁指出,病菌就躲在醫師的白袍或是領帶,不僅醫護人員相互感染,醫護人員還會傳染給病患,病患自加護病房出來,最好先隔離,才不會傳染出去。 另外,國內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抗藥性問題亦相當嚴重,蘇益仁表示,萬古黴素用於治療MRSA,原是最後關頭的救命抗生素,但根據國衛院調查,其抗藥性在社區高達四十%到五十%,醫院則高達七十%,加護病房更高達八十%。 台灣醫院感染管制學會理事長李聰明表示,台灣每年約有五千人死於醫院的院內感染,大部分發生在加護病房,主要原因是醫護人員大量且廣泛使用抗生素,換句話說,如果醫院感染控制做得好,一年可以救五千人。 鑒於抗藥性問題日益嚴重,究竟政府有無對策?食品藥物管理局發言人許銘能指出,將會請藥師充分與醫師合作,例如,醫院藥師在接到醫師處方、進行調劑,若發現醫師處方抗生素其必要性或是劑量有疑義時,可以和醫師討論、調整,共同把關。 台大醫院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李秉穎則指出,我國從兩千年左右對抗生素進行相對嚴格規定後,肺炎鏈球菌對盤尼西林的抗藥性已有趨緩趨勢。     https://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304607/IssueID/20110408 防超級細菌 「抓濫開抗生素」 2011年 04月08日 蘋果日報 【邱俊吉、李寧怡╱綜合外電報導】全球出現細菌抗藥性危機。曾任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長的成大醫院副院長蘇益仁昨直言,要改善國內抗生素濫用現象,「感染科醫師要減少接受廠商招待。」他盼調查局介入調查此事,杜絕醫師浮濫開藥行為,以減少細菌抗藥性增加。 摧毀人類抗菌力 世界衛生組織歐洲區主任亞克伯前天警告抗生素遭濫用,人類對其抗藥性已達史無前例程度,歐洲每年兩萬五千人死於超級細菌;藥廠因利潤不足,研發新抗生素意願不高,再不節制使用,人類控制感染能力恐被摧毀。台灣同樣濫用抗生素,導致細菌抗藥性增強。疾管局昨舉行「全球抗菌台灣行動公衛論壇」,感染症醫學會祕書長陳宜君引述國內二○○四年調查,約七成一門診患者尿液,驗出對第一線抗生素「安比西林」有抗藥性的大腸桿菌,顯示該變種細菌早已深入社區。 籲醫少接受招待 與會的蘇益仁更說,現仍可見感染科醫師接受廠商招待吃飯、旅遊、拿回扣,繼而濫開抗生素,呼籲醫師減少接受招待、調查局介入調查。陳宜君強調,蘇個人觀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蘇益仁並稱某中部醫院逾八成抗生素是感染科醫師出國期間開出,與規定不符,其開藥紀錄可能造假、浮濫開藥嫌疑嚴重;另讚台北國泰醫院院內細菌抗藥性比率明顯低於他院,國泰副院長黃政華指該院用藥謹慎。台大醫院小兒感染科主任黃立民說,抗生素獲利不高,現僅中小型藥廠研究,未來恐無藥可用,呼籲勿自行購買、使用抗生素。     https://www.tssdnews.com.tw/?FID=10&CID=140592 真藥命 WHO︰未來生病沒藥醫 【中央社馬尼拉七日專電】 2011/04/08台灣新生報 世界衛生組織(WHO)西太平洋辦事處今天警告,再不採取行動因應抗藥性問題,否則生病沒藥醫的日子可能降臨。總部設在馬尼拉的WHO西太平洋辦事處今天發布聲明說,抗藥性已成為全球性複雜問題,不但足以致命,還提高醫療成本並危及病患的照顧。聲明指出,如肺結核、瘧疾等疾病應該早在數十年前就已獲得控制;再以多重抗藥性結核病為例,每年全球估計就新增四十四萬宗,其中還有五十八個國家出現廣泛抗藥性結核病病例。此外,如瘧疾、淋病都已經受到病原體抗藥性所阻礙,從醫院內獲得的超級病菌,出現頻率也逐日增加。【記者蘇湘雲�台北報導】抗生素濫用容易讓細菌產生抗藥性,而台灣細菌抗藥性問題很複雜。國家衛生研究院感染症研究組特聘研究員蘇益仁表示,台中、彰化、雲林、嘉義等地細菌抗藥性問題最為嚴重。蘇益仁以中部某間醫院為例指出,醫院感染科醫師開抗生素時,八十%的抗生素是在醫療人員下班後才開出,醫院平常上班時間開出的抗生素藥量只占二成,主要是因為醫師在醫院上班時間開出抗生素,需要填寫詳細評估報告、紀錄,但醫院行政人員下班後,開藥手續就沒有那麼繁瑣。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秘書長陳宜君認為,這應該只是蘇益仁個人觀點,並非普遍現象,感染科醫師角色很特別,除了看病外,還要協助其他科醫師開藥,因此感染科醫師工作量非常繁重,不應該抹殺他們的努力。依據醫院抗藥性監測資料顯示,國內重要的多重抗藥性細菌近年在分離菌株中所占的比例,除了抗甲氧苯青黴素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呈現下降趨勢外,其他如對萬古黴素具抗藥性的腸球菌,對碳青黴烯類抗生素具抗藥性的鮑氏不動桿菌、綠膿桿菌、或是腸桿菌科包括克雷白氏肺炎桿菌、大腸桿菌等,比率都有逐年升高的趨勢。疾病管制局長張峰義指出,台灣許多插呼吸管、長期臥床的患者都是抗藥性細菌感染高風險群,各醫療院所要針對這一塊多做努力。     https://udn.com/NEWS/HEALTH/HEA2/6259848.shtml 軍隊麻疹群聚 追蹤4百多人   【聯合報╱記者劉惠敏�台北報導】 2011.04.08 02:51 am 衛生署表示,上個月兩離島分別出現軍隊麻疹群聚,兩起群聚須持續追蹤4百多人。不過,因兩地軍人無相互聯繫,視為分別獨立的群聚事件。 疾管局副局長周志浩說,第一起群聚共有4位義務役軍人感染,首位在3月11日發病,其他則在3月底陸續發病。另外一起則有3名軍人,分別在3月24、25及27日發病。追蹤相關接觸者,兩起群聚共有4百多人,且第二起群聚已有兩名接觸者出現症狀,但尚未確診。 周志浩說,麻疹傳染力相當高,主要藉由空氣、飛沫或直接接觸病人含有病毒之鼻咽腔分泌物感染,好發於冬末及春季。去年春天也有一起軍隊麻疹群聚事件,共有8名軍人及2位家屬感染。 麻疹初期症狀主要是發燒、鼻炎、咳嗽、結膜炎等,還會出現皮疹,且由耳後開始,再擴散至臉部,然後下移至軀幹和四肢。出疹前、後4天均具有傳染性。若已有症狀,應盡速就醫治療,避免上班、上學或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家中已滿1歲尚未接種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MMR)的嬰幼兒,應儘速由醫師評估後接種。     https://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apr/8/today-health5.htm 自由時報100.4.8 軍中爆2起麻疹群聚感染 記者魏怡嘉�台北報導 疾管局昨日發佈近2年來首例軍中麻疹群聚感染案例,疾管局官員表示,最近一下子共接獲2個案例通報,剛好都是外島,第一例有4位軍人群聚感染,第二例則有3位軍人群聚感染,共追蹤400多位接觸者,目前發現2位接觸者疑似有感染的現象,但仍須進一步檢驗。 追蹤400多位接觸者 疾管局副局長周志浩指出,這2例軍中麻疹群聚感染最早1例是在3月11日發病,其餘均陸續在3月中及3月底發病,經調查第一例有4位軍人群聚感染,其接觸者有160多人,第二例雖有3例感染,但其中2人及1人分屬不同單位,兩者是否有相互傳染,目前還在瞭解中,3人接觸者共有250人,其中有2位接觸者疑似有感染的現象,但仍須進一步確定。 周志浩表示,麻疹是一種高傳染性呼吸道疾病,主要藉由空氣、飛沫或直接接觸病人含有病毒的鼻咽腔分泌物而感染,其好發於冬末及春季,初期症狀主要有超過38℃的發燒、鼻炎、咳嗽及結膜炎等,至於皮疹則會由耳後開始,再擴散至臉部,然後下移至軀幹和四肢。 周志浩強調,接種疫苗是預防麻疹的最佳方法,由於國內歷年MMR疫苗接種完成率均維持高水準,麻疹個案已大幅減少,現行預防接種政策為出生後12個月及國小一年級各接種1劑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MMR疫苗);未接種疫苗的嬰幼兒及少數未按時施打疫苗者或未曾感染者,均是高危險群,家中若有已滿一歲但尚未完成接種的嬰幼兒,應儘速前往衛生所或合約院所由醫師評估後接種。       https://udn.com/NEWS/MAINLAND/BREAKINGNEWS4/6259321.shtml 香港接獲大陸「陰性愛滋病」通報   【聯合報╱記者李春�即時報導】 2011.04.07 09:11 pm 香港接獲大陸通報有關「陰性愛滋病」調查結果。 香港衛生防護中心說,已接獲大陸國家衛生部有關疑似感染愛滋病的調查結果,指大陸一些自稱感染類似愛滋病疾病的人散布在不同縣市,未發現他們之間有共同的特徵和互相傳染的情況,也未發現他們與密切接觸者,有傳播因果關係。 大陸衛生部資料顯示,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及美國的實驗室有關人士的血液樣本,均對愛滋病病毒呈陰性反應,也未能檢測致病病原體;目前並無臨床、實驗室和流行病學證據,支持有關群組人士患有傳染性疾病。 發言人表示,根據大陸衛生部的調查,自二○○九年六月起,大陸有個別人士自述感染類似愛滋病的疾病,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就此展開調查, 香港衛生防護中心說,將繼續監察事態發展。       https://care.cdns.com.tw/20110408/med/yybj/733400002011040721030953.htm   https://care.cdns.com.tw/20110408/med/yybj/733400002011040721533891.htm   https://udn.com/NEWS/NATIONAL/NAT5/6258585.shtml   https://udn.com/NEWS/NATIONAL/NAT5/6258579.shtml   https://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040800065. 本文作者:李育軒醫師

  • 什麼是NDM1超級細菌?

    2010-09-08
    NDM1超級細菌是種耐藥性細菌,意指多數的藥物都無法有效控制它的活動力,它能在人體內造成膿瘡和毒皰,甚至逐漸讓肌肉壞死。抗生素對它起不了作用,病人會因為感染而發炎,高燒、痙攣、昏迷直到最後死亡。 NDM1屬於「腸桿菌」(Enterobacteriaceae )的一種。著名的「大腸桿菌」( E.coli)、 沙門氏菌(Salmonella)、毒性堅強的「困難腸梭菌(C-diff),都屬於「腸桿菌」家族的成員。 目前對抗這種病菌,幾乎無藥可用。今年,南亞發現新型超級病菌NDM1,這些病人多數是從印度、巴基斯坦動過整型手術者,英國媒體指出,該病菌抗藥性極強,可能藉由國際旅行和醫療交流關係進而導致全球蔓延。 目前發現的病例中,主要都是經由手術傳染,透過人體接觸或共用物品,依附到其他病毒上傳播,醫院成為最容易感染的場所。症狀多為小便疼痛、傷口感染和發燒等病症。 NDM1超級細菌是以DNA的結構出現,它可以在細菌中自由複製和移動,從而使這種病毒擁有傳播和變異的驚人潛能。國際旅行將使這種超級細菌在不同國家和大陸之間迅速傳播,其中大多數人可能已經存在這種細菌,但尚未被發現。 面對超級病菌來勢洶洶,可能也告示著抗生素時代的終結,醫生將難以治療受到細菌感染的患者。中國人篤信藥到病除神效,所以抗生素使用相當氾濫。 中國大陸是世界上濫用抗生素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每年生產抗生素原料約21萬噸,平均每位民眾的年消耗量是美國人的10倍以上。專家認為,一旦超級細菌疫情爆發,中國將有可能成為超級細菌的重災區。 對於台灣某些迷信抗生素藥效的民眾,重視用藥品質不可不慎!如何防範NDM-1?良好的衛生習慣仍是不二法門,例如在醫院徹底消毒和勤加洗手,仍可以有效減低它的散播。 建議如近日前往南亞國家動過外科手術的民眾,應主動至醫院提報及進行檢查。

  • 國內發現首例抗藥性H1N1新流感病毒株,無擴散跡象

    2009-10-22
    指揮中心今(10/20)日公布國內首例對克流感(學名Oseltamivir)產生抗藥性的H1N1新流感病毒株。依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目前已有九個國家,總計35株抗藥性之病毒株。此項發現使台灣成為全球第十個發現抗藥性病毒株之國家。經疾病管制局的流病調查研判,係屬個案,無群聚及擴大感染之跡象。指揮中心已於稍早通報世界衛生組織。 該株病毒係分離自一名住南部之20歲男性,其於9月1日出現發燒及咳嗽等流感相關症狀,前往就醫後經流感快速篩檢陽性,胸部X光顯示有肺炎,由醫院收治住院,並給予克流感治療。9月1日治療前之檢體仍對克流感具敏感性,治療後9月4日採集之檢體則發現為H275Y型具克流感抗藥性之病毒,顯示病毒突變係在治療後產生。該名病患經治療後已於9月20日康復出院。 該名病患之4名同住家人此段期間均未發現有流感相關症狀,其所居住地區之9名感染者中,有6人之感染病毒對克流感具敏感性,其餘3人病毒量較少,無法進行檢測,但9名感染者均已痊癒。該名病患就醫期間接觸者45人,此段期間亦未出現發燒等流感症狀。 疾病管制局自7月1日起對國內所分離出之其他292株H1N1新型流感病毒進行克流感抗藥性檢測,亦均未發現有抗藥性之情形出現,顯示本件抗藥性H1N1新型流感病毒感染為散發性,未在社區散布。該局將持續擴大進行H1N1病毒之抗藥性監測。 依據世界衛生組織最新資料顯示,目前共計有35株克流感抗藥性病毒株,分別由丹麥、日本、加拿大、美國、中國、新加坡、泰國、巴西及阿根廷等九個國家通報,亦均屬個案,未有社區散播之情形。指揮中心呼籲,民眾如有疑似流感症狀,應戴上口罩,儘速就醫,並依醫囑確實服藥,且勿自行購買藥物服用。

  • 性伴侶不明 少年感染抗藥性淋病

    2009-09-02
    淋病尿道炎雖是古老疾病,但始終未銷聲匿跡,甚至還因反覆感染,造成越來越多抗藥性淋病感染而影響治療效果,再加上性觀念改變、性行為防護不周全等因素,更使感染者不再侷限於20歲至50歲的族群,青少年感染個案並不少見。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泌尿科主任柯明中日前就診治了2位抗藥性淋病患者,其中一位還是年僅17歲的青少年。 17歲陳先生因為小便灼熱、疼痛、尿道口有鼻涕樣分泌物,到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泌尿科就診。陳先生門診時提及:兩週前和剛認識的女友發生性行為,之後三、四天開始感覺小便有灼熱感,越來越痛,而且尿道口有黃色、濃稠分泌物流出。因為不好意思看醫師,就自己買藥吃,吃了一週的藥,症狀卻無明顯改善。 另一位62歲李先生,三週前和朋友出國旅遊,在風化場所發生性行為後的五、六天也出現類似症狀,他不敢大意,就找了醫師看,打針並吃一週的藥,分泌物雖然沒有了,但小便還是覺得熱熱的、不太舒服。 柯明中說,經檢查診斷後,確定兩位均感染抗藥性較強的淋病尿道炎,在選用適當抗生素後,症狀顯著改善,一週後驗尿結果已正常。 柯明中指出,淋病尿道炎並不少見,其致病菌為淋病雙球菌,除了尿道,也可能感染陰道、肛門直腸與口腔咽喉部。淋病為直接接觸感染,其中又以性行為傳染為主要途徑,通常有2至7天潛伏期,之後開始有解尿灼熱、疼痛與尿道口黃色、濃稠分泌物。 柯明中進一步說明,以往淋病治療極為簡單有效,很少有細菌抗藥、造成治療無效的情形發生。然而最近的研究發現,淋病菌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比例越來越高,尤其在亞洲國家與一些太平洋島嶼國家。所以也對淋病治療做了若干修正,特別是在治療效果不好時,一定要做細菌培養,確認是否有抗藥性菌種感染以確保療效。 他解釋,淋病尿道炎若未有效治療,在男性除了小便灼熱、疼痛外,也可能因尿道持續發炎造成尿道狹窄而影響將來排尿順暢,若感染副睪丸,還可能造成男性不孕。在女性病患,淋病會造成陰道、子宮頸發炎,並進而引起骨盆腔感染、組織粘連,嚴重時會導致子宮外孕或女性不孕。 柯明中提醒,淋病治癒後再感染發生率不低,尤其在性伴侶較複雜的特定族群中,固定性伴侶、安全性行為是避免感染最可靠方法。若無法確認性伴侶是否安全時,至少要做好適當防護措施。他說,保險套使用雖非百分之百,但確實有保護作用。當個人發生感染時,性伴侶應接受檢查,以免交叉感染。柯明中還提醒,如果有解尿灼熱、疼痛或尿道分泌物時,應找相關醫師檢查以妥善治療。 本文作者:台北市立聯合醫院

  • 結核病不服藥或不規則服藥,容易產生抗藥性

    2009-06-05
    多數的肺結核個案都是因為咳嗽、發燒、體重減輕…類似感冒症狀而到醫院就診,服用抗結核藥2-3星期症狀大部分都會改善,一般民眾容易以為病已經好了,不需要再治療,對衛生單位的追蹤容易感到不耐煩、生氣,表示「我的病已經好了,為什麼還要再吃藥?」,「我都沒有症狀了,又不是結核病,不要再來了」,「醫師說我的痰是陰性,沒有傳染性,既然不會傳染,不吃藥沒關係」,甚至有個案為了躲避衛生單位的追蹤,表面上每個月去拿藥,但都沒有服用。 真的痰液中驗不到結核菌,就沒有傳染性?不吃藥沒關係嗎?如果吐痰的方式正確,真的痰液中驗不到結核菌,但胸部X光有明顯的結核病徵兆,還是要經過完整的結核病治療療程,否則可能由沒有傳染性變成具有傳染性,甚至衍生出抗藥性,傳染給朋友或家人。 以台南市為例,現階段管理中多重抗藥的個案就有10位,多數的多重抗藥個案都是因為第一次發病時,因為症狀改善或認為醫師診斷錯誤、服藥副作用而斷斷續續接受治療或不願接受治療。再次復發時,病菌對基礎的結核病藥物產生抗藥性,如果無法使用基礎的用藥,可能會延長治療的時間,多重抗藥的個案甚至可能需要延長治療到2年。台南市就有一名男性個案,早年就有咳嗽、咳血的問題,但不願意積極接受治療,每當身體不舒服時,才願意住院治療,結果對愈來愈多的用藥產生抗藥,到最後沒有藥可以治療,因為痰還是具有傳染性,只好終生隔離在醫院裡。 另一個值得我們重視的問題是愈來愈多的個案在第一次生病時,就已經被他人傳染到具有抗藥性的結核病,不僅加深個案本身在治療上的困難,更造成抗藥性結核在社區傳播。 台南市衛生局呼籲,為了您與家人、朋友的健康,請運用七分篩檢法,自我檢查:咳嗽2星期以上(2分)、有痰(2分)、胸痛(1分)、沒有食慾(1分)、體重減輕(1分)。當分數達5分以上時,請洽台南市各區衛生所協助轉介至醫院胸腔、感染或結核專科醫師處診治。

  • 民眾勿自行購買克流感,以免產生抗藥性

    2009-05-05
    隨著國外H1N1新型流感疫情升溫,國內雖還未有出現病例,但已發生民眾開始到藥局、藥房購買克流感的情形。衛生署提醒,克流感為一種神經胺酸抑制劑抗流感病毒藥劑,使用後可縮短病程、減輕疾病癥候嚴重度、減少併發症發生率,但如果民眾過早使用,可能會產生抗藥性。 衛生署核准克流感膠囊75公絲(TAMIFLU CAPSULES 75MG)及克流感口服懸液用粉劑(TAMIFLU POWDER FOR ORAL SUSPENSION),使用於「成人和13歲或以上青少年的流行性感冒之預防及治療」,為醫師處方用藥。依據藥事法第50條規定,須由醫師處方之藥品,非經醫師處方,不得調劑供應,藥局、藥房違反規定者,依同法第92條處新台幣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 衛生署再次提醒,民眾如有發燒感冒症狀,應立即就醫,切勿自行至藥局、藥房購買克流感膠囊服用,以免產生抗藥性,而失去克流感藥品該有的治療效果。

  • 防治多重抗藥性結核病,外籍專家進駐台灣!

    2007-12-13
    針對今年七月間違反「多重抗藥性結核病患應延遲搭乘飛機」之規定,搭乘飛機至大陸探親之李姓民眾,目前仍依「傳染病防治法」於衛生署臺中醫院進行隔離治療。該個案因先前未能配合治療,錯失治療先機演變為多重抗藥性病患,雖經該院醫療團隊戮力診治,痰液檢查仍未能陰轉,凸顯出多重抗藥性結核病之治療困難。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為協助解決此個案之治療問題,特邀請美國National Jewish Medical and Research Center, Division of Mycobacterial and Respiratory Infections Dr Charles L. Daley 來台,並安排於12月10日至衛生署臺中醫院討論該個案病情。Dr Charles L. Daley於審視李性病患相關病歷資料後表示:多重抗藥性結核病個案如符合開刀條件,早日以外科手術介入治療,常能提高病患之存活率及治癒率。此點與國內醫師之看法一致。 National Jewish Medical and Research Center為美國治療多重抗藥性結核病之重鎮,以呼吸道疾病的相關治療及研究而聞名,除了治療來自全美國各地困難治療之結核病患,同時接受世界各國派任醫師參與結核病訓練,我國之前亦陸續派遣相關人員至該處學習。之前美國籍XDR TB〈超級多重抗藥性結核病〉病患搭機至歐洲,引起全世界軒然大波,回美國後即遭強制送至National Jewish Medical and Research Center隔離治療,而Dr Charles L. Daley即為其臨床診治醫師。 Dr Charles L. Daley 此行除提供李姓個案治療建議,另一重點為協助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進行「多重抗藥性結核病醫療照護團隊」訪查,提升我國照護此類個案之水準。面對不斷攀升之多重抗藥性結核病通報人數,該局再次呼籲:咳三週,快就醫!一旦證實罹患結核病,應儘快接受DOTS〈都治〉關懷,完成治療,利人又利己! 本文作者:行政院衛生署

  • 院內感染頭號殺手『鮑氏不動桿菌』抗藥性倍增!

    2007-07-08
    國家衛生研究院臨床研究組與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及農委會動植防檢局於6月9日在國衛院竹南院區共同舉辦一場『台灣醫院及社區微生物抗藥性研討會』,此研討會是國衛院臨床研究組微生物諮詢實驗室﹝Microbial Infections Reference Laboratory,MIRL﹞每兩年舉辦一次之會議,MIRL之主要任務為微生物抗藥性監測及抗藥菌分子流行病學與抗藥機轉研究,以便協助推動國內抗生素之適當使用及控制抗藥菌之擴展,今年再擴大與疾病管制局及防檢局共同舉辦,希望大家能得出共識,研擬出好的對策。 本次國衛院發表的2006年第五期「全國微生物抗藥性監測計畫」(TSAR V)顯示,醫院院內感染的頭號殺手,鮑氏不動桿菌(Acinetobacter Baumannii)﹝俗稱AB菌﹞,其對碳青黴烯類(carbapenem)抗生素產生抗藥性的比率已大幅提昇,碳青黴烯類為治療AB菌感染的主要後線抗生素,TSAR V的資料顯示,對碳青黴烯類具抗藥性的鮑氏不動桿菌﹝Carbapenem resistant Acinetobacter baumannii,簡稱CRAB﹞,由2002年佔鮑氏不動桿菌之低於3%,於2004年已增加至約16%,2006年更增加至約32%,而這些CRAB雖大多來自住院﹝包含院內感染﹞病人菌株,但也可從門診病人菌株中找到,問題日益嚴重。 AB菌主要經由接觸傳染,主要因住院病患長期臥床、使用呼吸器、免疫功能不佳等原因而受到感染,嚴重感染時會引起敗血症、肺炎,CRAB致死率相當高,病房內一但出現AB菌傳染便很難消滅,只能透過加強環境消毒、出入醫院的醫護人員及民眾勤洗手,及徹底隔離受感染病患等方式來預防。 本次偵測亦發現,常引起院內感染金黃色葡萄球菌,在各醫院內有很多已對甲氧苯青黴素(methicillin)具抗藥性,抗甲氧苯青黴素金黃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 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MRSA)是國際間非常重視的「超級細菌」,不同菌型的金黃色葡萄球菌,會引起皮膚、傷口、骨髓炎、肺炎及菌血症等各種感染,通常寄宿於皮膚、鼻腔,伺機(如宿主免疫力低落)引發感染。 由於CRAB及MRSA皆具多重抗藥性﹝對不同種類抗生素都具抗性﹞,因此可導至治療失敗,住院日及醫療期增長,病情加重或死亡率增加等影響,而且CRAB及MRSA不只可生存於醫院環境,且可在病患不同部位移生或引起疾病並傳給其他病患,研討會中台大感染科張上淳主任報告對兩家醫院加護病房個案進行MRSA及CRAB帶菌者篩選及隔離之研究結果,指出許多個案於住進加護病房時已是MRSA帶菌者,顯示醫院即時偵測及採取感控措施之重要性,張主任的報告中亦指出,醫護人員未能確實遵循感控措施是加護病房院感未能有效降低的重要原因之一,值得醫護人員注意。 抗生素之使用是造成抗藥菌產生之主要原因之一,而外科手術預防感染使用之抗生素是醫院抗生素之一主要使用群,高雄榮總醫院感染科陳垚生主任報告了其醫院近年來在外科手術預防術後傷口感染抗生素之適當使用,經由多年的策略性及計畫性教育與管制等介入措施後有顯著之成效;包括院內感染率降低,且每個月可以節省約參佰萬元不必要的抗生素使用,亦顯示抗生素正確及適當使用之推動是需要及可行的,在台灣健保遇到瓶頸的當兒,推動感控措施及抗生素的適當使用,不但可提昇病人的醫療品質,節省醫療支出,並可延緩抗藥性菌的產生,衛生署及健保局應大力推動抗生素之適當及正確使用方案。 本次研討會中,來自丹麥國家食品研究所的所長韋格納博士(Henrik C. Wegener)認為除MRSA可由人與動物或寵物間互傳外,一些細菌,如:人畜共通菌沙門氏桿菌,或不同細菌之抗藥基因,則可經由食物或動物傳給人,長庚大學邱政洵教授對沙門氏菌的研究也支持這個論點,因此研討會認為去控制一些人畜共通用的抗生素在農業上的使用,也是社區中防止抗藥菌產生的重要一環。 醫療機構及社區中抗生素之適當使用、採取適當介入措施及遵循感控措施,如:醫療人員及民眾勤洗手、需要時帶口罩等行為,都是防止抗藥菌擴展的重要途徑,各界都需要一起努力,以維護抗生素的療效。 本文作者:行政院衛生署 疾病管制局

  • 動動腦想一想:抗藥性肺結核和一般肺結核有什麼不同?

    2006-12-04
    文�臺大醫院內科部 廖俊星醫師 什麼是結核桿菌 結核桿菌是一種細長略帶彎曲的桿菌,這一類的桿菌較不容易被一般的格蘭氏染色法染上顏色,而必須用所謂的耐酸性染色來染色。在結核桿菌引起的感染中,最為人所知道的就是肺結核桿菌的感染,其中以肺部的感染最為常見,它之所以會受到特別重視的原因在於它的傳染性和致病力。 什麼是抗藥性 面對微生物的感染,我們最重要的武器就是抗生素。但是微生物本來就會有一定的機會產生突變,在我們使用抗生素的過程中,就有可能會篩選出具有對抗抗生素能力的微生物。因此,在我們治療微生物的感染的時候,必須謹慎地選擇藥物,有一個明確的治療計劃,加上病人積極配合的服藥。不規則或是不適當地使用抗生素可能會增加微生物產生抗藥性的機會。除此之外,一旦抗藥性的細菌已經產生,它還可能會有機會在人群中傳播,這也是我們最擔心的情形,特別是面對像肺結核這種有高度傳染性的病原。 肺結核的臨床表現 可以分為呼吸道和全身性的症狀。一般最容易注意的症狀是咳嗽,特別是長達三周以上的咳嗽,初期痰比較少,然後會慢慢增加。不一定會有咳血或是胸痛的症狀,呼吸困難也不是很常見。全身性的症狀包括發燒、食慾不振、體重減輕,倦怠、夜間盜汗等。 如何診斷是否有肺結核的感染 最主要的方法是細菌培養,我們可以從臨床上各式各樣的檢體來做結核菌的培養,一旦有陽性的結果,我們就會認定病人有肺結核的感染,培養最主要的問題在於它需要相當的時間來得到結果。除了培養以外,我們常會做痰液的塗片檢查,這個檢查比較不敏感,而且塗片陽性也不能說一定就是肺結核感染,但是它的重要性在於它可以很快地有初步的結果,而且可以幫助我們找到傳染性最高的病人。除此之外,胸部X光也可以提供很大的幫忙,但我們不能從X光得到確定的診斷。在少數的情況下,病理切片或是最新的PCR方法也會派上用場。 抗藥性肺結核和一般的肺結核有什麼不同 我們可以利用培養出來的結核菌來進行藥物感受性試驗。簡單地說,就是看肺結核桿菌在一定的藥物濃度下的生長狀況,如果結核菌的生長不會受到藥物的抑制,我們就會說這隻結核菌對這個藥物有抗藥性。當中最令我們擔心的是對INAH和RIF這兩個主力藥物都有抗藥性的菌株。 台灣抗藥性肺結核的現況 抗藥性可分為原發性(Primary)及續發性(Acquired)。所謂「原發性抗藥性結核」指的是病患初次感染的結核菌即為抗藥菌;代表的是此一地區過去整體防癆政策好壞的重要指標。「續發性抗藥性結核」指的是病患原本罹患對抗結核藥物敏感的結核菌株,但由於接受不適當的藥物治療,而導致抗藥性的產生。此種不適當的治療,主要是因使用抗結核藥物數目不足,劑量不恰當,或是不規則服藥所致。 根據衛生署最近的資料顯示:初發性抗藥性結核菌株佔12.3%;而令我們所憂心的是過去所沒有的初發性多重抗藥性結核菌株,亦有1.2%(余明志醫師,慢性病防治通訊第44期)。在臺大醫院廖永祥醫師的研究中,百分之三十的肺結核菌株對一種以上的藥物具有抗藥性,而多重抗藥性的菌株(對INAH和RIF這兩個藥物都有抗藥性)大約佔了5%(台灣醫誌2004)。 得到抗藥性肺結核會有什麼後果 因為第一線藥物沒效,不得不使用效果較差且副作用較多的二線藥物,治療時間必須拉長,治癒的機會也只有50%。 如何避免得到抗藥性肺結核 對一般人來說,應該避免接觸肺結核或是長期咳嗽的病人,對已經有肺結核的病人來說,規則地服藥是最重要的。 抗藥性肺結核如何治療 依照抗藥性試驗結果選擇藥效好、副作用少、至少三種以上經試驗證實有效的藥物,或未曾服用過的藥物,治療時間必須拉長,必要時還得加上外科輔助治療,最好能夠和治療結核病的專家討論治療方針。INAH抗藥菌株是臨床上最常遭遇的問題,雖然部分研究顯示仍可按標準的六個月治療方式治療,但一般則認為考慮延長治療時間或增加用藥,可能較為適當。 一般而言,能早期發現罹患INH抗藥菌株,並考慮給予適度的延長用藥時間,則仍可達一般病患的治療結果。多重抗藥性結核的治療,則並不如此樂觀。根據我們的經驗,治療成功率約僅有50%,復發率則約為10%。治療失敗的主要的原因為:(一)抗結核藥物的不足,(二)藥物的副作用,(三)服藥順從性不佳,(四)病患就醫的困難(余明志醫師,慢性病防治通訊第44期)。 DOTS(Directly Observed Treatment, Short-Course)是在國外被提出來幫助控制肺結核的計畫,它的主要精神在於由公共衛生人員將藥物直接交到病人手上,確定病人吞下藥物後才離開。歐美各國在使用這樣的方法之下,已經成功地降低了肺結核的感染率。 因為肺結核的治療失敗,絕大部分是因為沒有規則地服藥,而抗藥性一旦產生,治療的反應率就大幅地下降,且治療的時間也得拉長。因此,規則地服藥,避免抗藥性肺結核的產生,加上良好的公共衛生政策,才夠把這個伴隨人類多年的傳染病加以控制。

  • 請停止「抗生素」的間接傷害,以免身體淪為犧牲者!

    2006-12-04
    文�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感染內科 林蔚如主治醫師 「間接傷害(collateral damage)」這個名詞,原來用於描述戰爭中,因為軍事行動造成目標以外,包括建築、設施或人物的意外損害;特別常用在越戰時期。 自1929年佛萊明(Fleming)發現盤尼西林(penicillin)以來,抗生素在人類對抗病原菌感染的戰爭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隨著醫藥的進步,新的抗生素也陸續發展出來。然而繁殖速度遠超人類的微生物也隨著抗生素的發展快速進化,產生各樣的抗藥機轉來對抗這些藥物,身為戰場的人體及體內共生或移生之細菌處於對抗感染症的戰爭中,難免遭到池魚之殃。 2004年大衛派特森博士(Dr. David L. Paterson)第一次使用「間接傷害」這個名詞來闡釋抗生素除了針對目標細菌的治療外,也對人體生態造成副作用;尤其是篩選出抗藥性細菌,並進一步造成抗藥性細菌移生人體,甚至造成感染。 抗藥性細菌的產生跟抗生素使用有一定的相關性,大衛博士根據研究發現,胺基醣脢類(aminoglycosides)、乙內醯胺�乙內醯胺脢抑制劑組合類(-lactam/-lactamase inhibitor),巨脢類(macrolides)等與多重抗藥性細菌感染之相關性較少;而較易引起間接傷害的是頭孢菌素(cephalosporins)及奎諾類(quinolones)。 研究指出使用第三代頭孢菌素,與萬古黴素抗藥性腸球菌(vancomycin-resistant enterococci),具廣譜乙內醯胺脢之克雷白氏菌(Extended-spectrum -lactamase-producing Klebsiella species),乙內醯胺抗藥性不動桿菌(-lactam-resistatn Acinetobacter species)及困難腸梭菌(Clostridium difficile)之感染增加有關。 使用奎諾類,則與methicillin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us aureus)及包括綠膿桿菌(Pseudomonas aeruginos)等奎諾抗藥性革蘭氏陰性桿菌之感染增加有關。部分研究指出,針對醫師抗生素再教育,嚴格限制不合規定抗生素的使用,以降低某些抗生素的使用率,可以減少抗藥性細菌感染的比率。 例如,英國劍橋大學附設醫院(Addenbrooke’s Hospital)魯德蘭(Ludlam)醫師於1996年至1997年間,在部分病房限制第三代頭孢菌素針劑使用,結果用量降低92%,困難腸梭菌相關瀉痢個案數從98人降至45人;同時期之其他病房用量降低8%,而困難腸梭菌相關瀉痢個案數從213人增至253人。 雖然這些流行病學研究可能存在一些偏差,例如研究計畫前後,感控措施差異,醫院性質,病人來源種類,以及對照組差異造成影響,而無法確立結論。但是臨床醫師在使用抗生素時,應思考抗生素可能造成的「間接傷害」,進一步審慎考慮抗生素的使用是否恰當?並小心開立抗生素,不要常規性地開立某些特定抗生素如第三代頭孢菌素或奎諾類作為經驗治療用藥。而民眾因發燒求醫時,應依病情接受治療,切勿要求醫師用所謂的強效或第三、第四代抗生素治療,以免身體淪為「間接傷害」的犧牲者! 本文摘自:高醫醫訊月刊第二十六卷第五期(95年10月)

  • B型肝炎療法新趨勢:抑制病毒及減低抗藥性!

    2006-09-01
    在台灣,約有三百萬名B型肝炎帶原者,相當於每8人就有一人,而慢性B型肝炎是造成肝硬化和肝癌的主要原因。B肝醫療策進會台灣分會發表「百萬肝淨工程」,強調民眾應了解B肝病毒量多寡與未來肝硬化及肝癌發生機會之密切關係,且B肝口服抗病毒藥物之發展趨勢亦已著重於抑制病毒複製及減低抗藥性產生。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資料顯示,全球有超過五十萬人死於原發性肝癌,而多達80%的原發性肝癌是由慢性B型肝炎所引起,約四億B型肝炎病毒帶原人口中有75%在亞洲。B肝醫療策進會亞太指導委員會主席廖運範教授指出,肝臟疾病是威脅國人生命的頭號殺手,全世界每天有2700人、每小時有114人、每分鐘有2人死於B型肝炎所引起的肝臟疾病。 B肝醫療策進會台灣分會會長暨成功大學醫學院內科教授張定宗教授表示,抑制病毒複製是減少或預防肝臟受損和病程發展的重要關鍵,因此,B肝治療的首要目標是消除或永久抑制B型肝炎病毒。根據美國醫學會雜誌最近研究報導指出,血液B肝病毒量超過105 copies/mL時,罹患肝臟疾病的機率便大為增加,若B型肝炎病患血液中帶有較高的B型肝炎病毒量,且持續未治療者,罹患肝硬化、肝癌的機率也就越高,顯示B肝病毒量的多寡與肝硬化、肝癌有極大的關係。 張定宗教授進一步說明,據統計,約90%的成人在感染B型肝炎病毒(HBV)後會自行痊癒,但有5-10%的人無法清除病毒而感染慢性肝炎,甚至罹患肝硬化及肝癌,因此B肝療法也朝向抑制病毒複製發展,以最新B肝口服藥物Entecavir的跨國臨床實驗研究證實,相較於最普遍使用的干安能(Lamivudine),Entecavir可以有效降低B肝病毒量到無法偵測的濃度(定義為低於300 copies/mL),以最新完成的96週臨床數據顯示,未曾接受過核?治療的HBeAg陽性患者,有高達80%達到病毒量檢測不到的程度。 B肝醫療策進會台灣分會會員暨長庚紀念醫院基隆分院內科教授簡榮南表示,抗藥性是許多B肝患者在治療過程中一定會遇到的困擾,現行B型肝炎治療都是藉由抑制病毒複製、甚至清除病毒感染來停止肝臟發炎的進行,但如果在服藥的過程中,患者體內的B肝病毒量高居不下卻仍持續服藥,就容易產生病毒突變而導致抗藥性產生。 簡榮南教授指出B型肝炎口服抗病毒藥物一共有三種:干安能、干適能、Entecavir;根據病患服用藥物後的統計資料顯示,干安能和干適能都會產生抗藥性的問題,以最常使用的干安能來說,第一年約有20%的患者產生抗藥性,第二年40%,到第四年時更有高達70%的人會碰到抗藥性的問題;而干適能使用的第一年抗藥性雖為0%,但第二年時抗藥性為3%、第三年11%,到第四年時抗藥性大幅提升為18%。即將於國內上市的第三種抗B肝病毒藥物 - Entecavir在抗藥性的防止上則有突破性的發展,以臨床數據顯示,未曾接受過核肝酸同質物治療的HBeAg陽性患者,使用Entecavir兩年後都沒有出現抗藥性。 24歲的研究生林先生是B型肝炎患者,林先生表示,從國中即知道自己是B型肝炎帶原者,但一直沒有特別關心,直到大學某段時間覺得特別容易疲憊,檢查之後才知道肝臟已經發炎,隨即使用最新的口服抗病毒藥進行治療,四年的療程結束,B型肝炎e抗原轉為陰性,B肝病毒量已降到無法偵測的濃度,降低了未來發生嚴重肝臟疾病的機會。 張定宗教授解釋,林先生在很年輕的時候即發現肝臟有異常且接受正確治療,當病毒複製被抑制後,B型肝炎e抗原轉為陰性,再復發的機率就不高;若忽略治療,讓肝臟持續發炎,則可能在中年發生肝硬化或甚至肝癌,可見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的重要性。 張定宗教授強調,若已知自己病毒量過高的患者,同時發炎,則需經過醫師診療,評估是否給予服用抗B肝病毒藥物,降低B肝病毒量,改善肝臟發炎;即將接受治療的患者或已經開始治療的患者且產生抗藥性的患者,即將正式在台上市的Entecavir可提供B肝患者多一種選擇。

  • 響應全球反核防治計畫,展現台灣結核病十年減半決心!

    2006-07-31
    知名國際組織Stop TB Partnership(終止結核夥伴)結合世界各國力量,積極推動全球結核病防治2006∼2015計畫「The Global Plan To Stop TB 2006-2015」,為與國際接軌,衛生署疾病管制局亦同時提出國內「結核病十年減半全民動員計畫」,並於今年七月奉行政院核定實施,展現政府積極防疫作為。 「結核病十年減半全民動員計畫」總經費達170億元,主要目標是希望將目前的結核病發生率66.7人�10萬人,在2015年(10年後),有效下降至34人�10萬人口。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全球約有900萬結核病新病人,約有200萬人死於結核病。台灣每年約新增15,000名結核病患,防治工作受到開放觀光、外勞引進、國際往來頻繁,以及病程潛伏期長,病人發現及管理不易、多重抗藥性、愛滋病併發結核病例數急遽增加等因素影響,面臨了高度挑戰。 有鑑於結核與愛滋病同為全球最重視之傳染病議題,結核病是透過空氣傳播,任何人都有可能被感染;衛生署疾管局去年即著手研擬「結核病十年減半全民動員計畫草案」,廣納專家學者建言,結合公衛、醫療、檢驗三大網絡,以發現病人(Find TB)、治療病人(Cure TB)為主要策略,並積極促進國際合作、研究發展,以及發動民間組織及政府相關部門共同參與結核病防治。 行政院衛生署特別是自今年起傳染病經費改列為公務預算支應,以及落實都治計畫,目前全國已進用260人擔任關懷員負責監督病患規則服藥(目前執行計1,365名個案),有效提供每一位結核病患醫療服務及品質。 新聞資料來源:疾病管制局

  • 颱風過後加強「監測」機制,將有效掌握病媒蚊抗藥性!

    2006-07-28
    為掌握國內登革熱病媒蚊之抗藥性情形,疾病管制局每年皆委託專家學者辦理「登革熱病媒蚊抗藥性評估計畫」,以長期監測病媒蚊抗藥性的變化,並提供各縣市衛生局作為採購防疫藥品之參考。另外,該局病媒昆蟲實驗室已輔導協助高雄市衛生局設立養蚊室,飼育其轄區內各品系之埃及斑蚊,並指導衛生局於噴藥前先行測試藥效,以利選擇有效噴藥;如有大規模噴藥,衛生局通常會請疾病管制局派員協助執行藥效評估作業,以提升噴灑技能並確認噴藥防治成效。 由於蚊蟲抗藥性的產生並非全面性,因此會依地區而有不同,同時長期的使用同種藥劑,將會加速蚊蟲抗藥性產生的頻度,而不當的噴灑方式更會降低防治的成效,所以建議輪替的使用殺蟲劑各種成份,並提升噴灑的技能,將可以避免蚊蟲抗藥性的問題。疾管局再次呼籲民眾,噴藥為一科學化的工作,應交由專業防治人員從事,方可避免惡性循環造成環境污染、防治失控的後果,而徹底清除居家環境內外的積水容器,消滅孳生源,才是根本解決登革熱之上策。 近日因颱風過後,環境中會產生大量積水環境,病媒蚊密度預期將大幅攀昇,疾病管制局表示,民眾若未能主動清除孳生源,配合政府相關防疫措施,南部地區本土登革熱疫情恐將火上加油,難以控制。 碧利斯颱風於七月中旬過境,於中南部帶來充沛雨量,登革熱病媒蚊密度顯著上昇,最近三週南部登革熱發生高危險地區病媒蚊密度達布氏指數四級(含)以上,已達全面爆發疫情之臨界點。今年截至七月廿五日為止,已發現59例登革熱確認病例,其中境外移入病例42例,以東南亞地區為主要感染國家,以越南(15例)、印尼(11例)、泰國(7例)及菲律賓(3例)最多,入出境原因包括探親(47.6﹪)、經商工作(21.4﹪)、旅遊(16.7﹪)及外勞(14.3﹪)等;本土病例17例,其中15例為今年入夏後發生於高雄市前鎮區(第三型)及前金區(第二型)之病例,目前疫情尚未完全控制。 感染不同登革病毒型別之患者,罹患登革出血熱之機率較高,目前四型登革熱病毒均曾於南部地區發生流行(91∼92年第二型登革病毒;93年第一、四型登革病毒;94年第二、三型病毒),目前高雄市正發生第二、三型登革病毒流行,出現登革出血熱的危險性大幅提高。疾管局再度籲請民眾提高警覺,切勿輕忽登革出血熱之威脅。 疾病管制局特別籲請民眾,主動清理居家內外積水容器,預防登革熱爆發流行,並請民眾配合下列事項。 1. 隨時清除戶外的積水容器,避免病媒蚊孳生。 2. 頂樓陽台常巡視,如有積水速清理。 3. 若地下室出現積水,請儘速抽乾,並保持乾燥 4. 室內盛水容器,每週換水並用刷子刷洗內壁,  以袪除附著於其上蟲卵。 5. 民眾主動清除孳生源,減少不必要使用殺蟲劑,  可避免環境污染,降低病媒蚊產生抗藥性的機會。

  • 世紀疾病已產生抗藥性,呼籲愛滋病毒感染者保護自己!

    2005-12-19
    文�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疾管(性防)院區 王永衛醫務長、璩大成副院長 二十一世紀的黑死病「愛滋病」,已在臺灣漸漸蔓延,如何做有效預防及治療,是一項嚴苛的挑戰。目前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愛滋病毒研究中心,正研擬成立愛滋病毒抗藥性檢測中心,避免已有抗藥性的愛滋病毒,繼續在病患中傳播。 現今臺灣愛滋病病毒感染者,雖然有強效抗病毒藥物,即所謂雞尾酒藥物治療,大大降低死亡率。但是國內專家也發現,在許多未使用雞尾酒藥物治療病患體內的愛滋病病毒已經產生抗藥性。 根據國內一些研究報導指出,對任何一種抗病毒藥物有抗藥性比率,大約在8%到11%之間。最容易產生抗藥性的雞尾酒藥物,以非核胺酸反轉錄脢抑制劑7.3%最為常見,其次是核胺酸反轉錄脢抑制劑2.7%,蛋白質分解抑制劑2.0%則較為少見。 另外,第一型愛滋病病毒B亞型,則是在眾多愛滋病病毒亞型中,最常出現抗藥性病毒株,約有11.4%。 在已經服用雞尾酒藥物治療病患當中,出現抗藥性情形更嚴重,約44%對核胺酸反轉錄脢抑制劑有抗藥性,67%對非核胺酸反轉錄脢抑制劑有抗藥性,37%對蛋白質分解抑制劑有抗藥性,甚至高達22%對三種抗病毒藥物都有抗藥性。 以上資料顯示,當病毒對抗病毒藥物產生抗藥性,易造成治療失敗,如此不但浪費醫療資源支出,更會造成社會成本負擔。另外,如果愛滋病毒感染者未能保護自己,以及自己性伴侶,這樣反而更容易將帶有抗藥性的愛滋病毒株散播出去。 目前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愛滋醫學研究中心,正規劃建立國內愛滋病毒抗藥性檢測中心,提供愛滋病毒對雞尾酒藥物的感受性檢測。雖然現今愛滋病毒抗藥性檢測技術非常繁瑣,包括檢驗技術層面較廣、危險性較高、檢驗價錢昂貴,但是藉由愛滋病毒抗藥性檢測,可以提供醫師處方雞尾酒藥物治療重要參考依據,除可節省醫療成本支出外,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具有抗藥性愛滋病毒在病患中傳播,增加雞尾酒藥物治療效益。

  • 《防疫停看聽》漫談「肺炎」及肺炎鏈球菌多醣體疫苗!

    2005-10-12
    「肺炎」高居國人十大死因第六位;「肺炎鏈球菌」則是造成典型肺炎的主要元兇。根據九十三年度行政院衛生署統計資料報告指出,肺炎已由國人十大死因的第七位(九十二年度)躍升為第六位,死亡人數達5,536人,特別是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死亡人數更多達4,852人,高居老年人死因第五位。肺炎之年增率高達8.17%,增幅僅次於心臟疾病及腎病變(腎炎、腎徵候群及腎性病變),顯示肺炎影響國人健康日益嚴重。而肺炎鏈球菌則是造成典型肺炎的主要元兇。 為什麼要接受防疫接種? 由於國人死於肺炎的案例逐年增加,而肺炎鏈球菌更是導致肺炎的主要元凶之一,常導致生病和死亡。有些人患此病的風險比較大,這包括六十五歲以上(含六十五歲)的老人、幼兒及有特別健康問題,例如:慢性心血管疾病、慢性肺病、糖尿病、酗酒、腎臟功能衰退、愛滋病毒感染、或有某類癌症的病人。此外,肺炎鏈球菌疾病亦可以導致嚴重的血液感染(菌血病)、和腦部感染(腦膜炎)。每二十名肺炎患者,有一名可能因此致命;每十名菌血病患者,有兩名可能因此致命;每十名腦膜炎患者,有三名可能因此致命。上列有特別健康問題的病人,更容易因此而死亡。 由於台灣之肺炎鏈球菌抗藥性問題日益嚴重,像盤尼西林一類的藥物,一度是治療這些疾病的有效藥物;但是在肺炎鏈球菌對這些藥物的抗藥性逐漸增加的情況下,使得治療肺炎鏈球菌感染更加困難。臨床上亦顯示由於老年人免疫力低下,慢性疾病患者居多,常常合併肺炎鏈球菌感染或金黃色葡萄球菌、綠膿桿菌等感染症,增加醫療困難性及合併症產生。因此,藉由接受防疫接種來預防此疾病,就顯的格外重要。世界衛生組織(WHO)及美國預防接種諮詢委員會(ACIP)皆建議運用施打疫苗的策略避免感染肺炎鏈球菌性肺炎,凡是六十五歲以上(含)的老年人或二至六十四歲之高危險群(患有慢性心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肺病、慢性肝病或免疫功能不全者)皆應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 關於肺炎鏈球菌多醣體疫苗(紐蒙肺a;Pneumovaxa 23) 肺炎鏈球菌多醣體疫苗能夠產生對抗二十三種最常致病的肺炎鏈球菌血清型抗體。很多健康的成年人,在接受防疫接種後二至三星期內,均產生抵抗所有或大部分此類肺炎鏈球菌的能力。一般通常可維持至少五至十年。非常年老的長者、兩歲以下的兒童、和有一些長期患病的病人,可能對疫苗有較弱反應或完全無反應。 什麼人應該優先接受肺炎鏈球菌多醣體疫苗? ------------------------------- ▼所有六十五歲或以上的老人。 ▼任何兩歲以上,有以下長期健康問題的人:  ▽慢性心血管疾病(包括:充血性心衰竭及心肌症),慢性肺部疾病   (包括: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及肺氣腫),糖尿病,慢性肝臟疾病   (包括:肝硬化),酗酒,功能或解剖上無脾臟者(包括:鐮狀細   胞性貧血或脾臟切除),腦脊髓液滲漏。 ▼任何兩歲以上人士,有以下減弱身體抵抗感染之疾病或情況:  ▽霍杰金氏症,淋巴瘤,白血病,腎臟衰退,腎病症候群,多發性骨   髓瘤,愛滋病毒感染或愛滋病,脾臟損害,或無脾臟,器官移植。 ▼任何兩歲以上的人士,現正服用減弱身體抵抗感染之任何藥物或接受  減弱身體抵抗感染之任何治療,例如:  ▽長期服用類固醇,服用某類治癌藥物,接受放射線治療 需要隔多久再接種一劑肺炎鏈球菌多醣體疫苗? ------------------------------- ▼通常只需要一劑。但是,在某些情況下需要接受第二劑。 ▼建議以下人士接受第二劑:  ▽在六十五歲之前接受第一劑的六十五歲或以上的人士,若接受第一   劑後已有五年。  ▽免疫功能正常者:慢性心血管疾病(包括:充血性心衰竭及心肌症   ),慢性肺部疾病(包括: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及肺氣腫),糖尿   病,慢性肝臟疾病(包括:肝硬化),酗酒,功能或解剖上無脾臟   者(包括:鐮狀細胞性貧血或脾臟切除),腦脊髓液滲漏。  ▽免疫功能不全者:脾臟損壞或無脾臟者,鐮狀細胞性貧血,愛滋病   毒感染或愛滋病者,癌症、白血病、淋巴病、多發性骨髓瘤者,腎   臟衰退者,腎病症候群者,曾做器官或骨髓移植者,現服用藥物使   免疫能力減弱者(例如化療或長期類固醇)。  ▽十歲或以下的兒童可以在接受第一劑後三年,接受第二劑。十歲以   上的病人,應在接受第一劑後的五年再接受第二劑。 其他關於接受疫苗的事項 ------------------------------- ▼肺炎鏈球菌多醣體疫苗對一些人來說效力可能較弱,特別是那些對感  染抵抗力弱的病人。但這些人仍應接受防疫注射,因為肺炎鏈球菌疾  病使他們罹患嚴重疾病的機會很高。 ▼懷孕:肺炎球菌多糖疫苗對懷孕婦女的安全性仍未有研究。無證據指  出疫苗對母親或胎兒是否有害,但懷孕婦女應在接受防疫注射之前,  先向醫生諮詢。罹患肺炎鏈球菌疾病風險高的婦女,如可能的話,應  在懷孕之前,接受防疫接種。 誰不應該接種肺炎鏈球菌疫苗? ------------------------------- ▼對本疫苗內任何成份過敏者(例如酚類phenol這種非活性物質)或曾  經接種過肺炎鏈球菌疫苗過敏者。 ▼目前患有任何發熱性呼吸道疾病或其他感染症(active infection)  。除非醫師認為暫停注射本疫苗會有更高的危險時才能使用本疫者苗  。 ▼小於兩歲的嬰幼兒。一般而言,小於兩歲的兒童對肺炎鏈球菌疫苗內  所含莢膜多醣體所產生的免疫反應不佳,且小於兩歲的嬰幼兒其對肺  炎鏈球菌疫苗的安全性及有效性尚未建立,因此不建議此年齡層的小  孩使用本疫苗。 接受肺炎鏈球菌多醣體疫苗會有什麼風險? ------------------------------- ▼常見的副作用包括局部反應(注射部位的紅、腫、熱、痛和硬塊)及  發燒(低於38.9℃)。接種肺炎鏈球菌疫苗的人約有半數會出現輕度  的局部反應(這些反應通常不會持續超過48小時)。出現嚴重過敏反  應的報告佔極少數。 ▼如果不適的症狀持續或是變得越來越嚴重,請立即告知您的醫師並尋  求醫療照護。(立刻前往看醫生。告訴醫生發生什麼,發生的日期和  時間,及什麼時候接受注射。)

  • 亞太肝臟研究協會日前發表抗病毒療法與抗藥性數據!

    2005-08-26
    第15屆亞太肝臟研究協會(APASL)會議發表的三項研究的實驗數據證實,對於多種類型的慢性B型肝炎病毒(HBV)感染患者,口服抗病毒藥劑entecavir的功效均優於或相當於拉美芙錠。這些研究對象包括代償性肝病患者:首次接受抗病毒療法(未接受過核甘治療的患者)、先前接受過抗病毒療法(非entecavir)、以及使用拉美芙錠治療無效的患者(定義為無反應、復發或有抗藥性)。 另一項研究的結果證實在經過一年治療後,未接受過核甘治療的慢性B型肝炎患者沒有對entecavir產生抗藥性的跡象。由美國必治妥施貴寶公司發明的entecavir是一種核甘類似物及選擇性B型肝炎病毒抑制劑。 中國香港特區香港大學內科學系消化肝臟科主任暨醫學與肝學專家黎青龍教授表示:「大多數的醫師在決定要用哪一種抗病毒藥來治療慢性B型肝炎患者會考慮抗藥性的發生。今天在分析entecavir第三階段數據後顯示,在對任何首次接受核甘治療的患者進行治療48週後,沒有任何entecavir抗藥性產生的跡象。只有1%曾用拉美芙錠治療的復發患者在使用entecavir治療後,因抗藥性而有病毒回升(或再度出現可測量之病毒含量)的情形。」 中國首都醫科大學北京友好醫院董基佳教授表示:「慢性B型肝炎是中國最緊迫的健康問題之一。我認為早期診斷與有效的藥物治療有迫切必要,以便解決我們國人與慢性B型肝炎有關的一些破壞性長期併發症。」 每年全球有超過五十萬人死於原發性肝癌,而有多達百分之八十的原發性肝癌是由慢性B型肝炎病毒所引起的。在感染慢性B型肝炎的四億人口中,有75%在亞洲。原發性肝癌、亦即肝細胞癌是許多亞洲國家前三大癌症死因。 ■中國是全球B型肝炎和肝癌人口最多的國家,估計大約已經有  一億三千萬人或大約10%的人口已經感染慢性B型肝炎。 ■根據估計,每年光是東亞國家(中國、香港、日本與韓國)  就有36萬人死於B型肝癌。 ■在印度,每20人當中就有一人感染慢性B型肝炎,成年死亡人  數的1%是死於B型肝炎病毒。 ■新加坡大約有6%的人口或大約25萬人感染慢性B型肝炎。 2005年更新的慢性B型肝炎亞太共識報告書指出,持續抑制病毒是減少或預防肝臟(與肝臟相關的)受損和病程發展的重要關鍵,且治療的首要目標是消除或永久抑制B型肝炎病毒。 第三期的臨床研究顯示entecavir治療多種類型的慢性B型肝炎患者的療效,包括B型肝炎e抗原(HBeAg)陽性反應與B型肝炎e抗原陰性反應的未接受過核甘治療的患者,以及接受拉美芙錠治療的無效患者。B型肝炎e抗原陽性反應患者有肝功能惡化、肝硬化和肝癌的情形,在慢性B型肝炎患者中佔25∼40%。B型肝炎e抗原陰性反應患者的特色是進行性嚴重肝損傷,長期預後不良,經常發展為肝硬化和肝癌。 在APASL發表的第三臨床資料包括: ▲ETV-023研究是以519位患者為對象、雙盲對照的隨機三期臨床研究,調查中國未接受過核甘治療的慢性B型肝炎成年患者使用entecavir的療效與安全性。治療48週後,接受0.5 mg entecavir治療的患者中,有905達到主要療效綜合終點(HBV DNA低於偵測限制【以bDNA法檢測的 分析報告為0.7 MEq/mL】以及ALT小於正常上限的1.25倍),用拉美芙錠治療的患者則只有67%。統計數據證明在治療48週後,以entecavir治療的患者,病毒減少量比以拉美芙錠治療的患者顯著得多(p<0.0001)。此外,有76%以entecavir治療的患者,HBV DNA達到無法偵測的程度,(以PCR檢測的分析報告為不到300 copies/mL),以拉美芙錠治療的患者只有43%達到。兩種藥物的安全性與耐受性普遍良好。最常報告的不利影響包括鼻咽炎(鼻道與上喉嚨發炎)、ALT含量增加、上呼吸道感染、疲倦、上腹疼痛與腹瀉。 ▲ETV-056研究是以145位患者為對象的第二�三期臨床研究,調查以拉美芙錠治療無效的中國慢性B型肝炎成年患者使用entecavir的療效。這項研究先進行12週雙盲安慰劑對照研究,再進行36週開放藥物標示研究。統計數據證明,到了第12週,以entecavir 1.0 mg治療的患者所減少的病毒含量,顯著高於以安慰劑治療的患者(4.30 log copies/mL vs. 0.15 log copies/mL);(p<0.0001)。治療48週後,先在雙盲階段以entecavir治療、後在開放藥物標示階段持續以entecavir治療的患者中,HBV DNA平均減少量為5.08 log copies/mL。每日以Entecavir 1.0 mg治療48週的耐受性一般良好。 ▲大規模分析550位患者參與第三期計劃的entecavir抗藥性數據後顯示,在治療48週後,在未接受過核甘治療的慢性B型肝炎患者中,患者樣本沒有對entecavir產生抗藥性的跡象。根據觀察結果,在先前以拉美芙錠治療無效、現以entecavir治療的患者中,有1%呈現可能因entecavir抗藥性而產生的病毒回升情形,且有7%出現與entecavir抗藥性有關的突變,但是只有在以entecavir治療之初、先前存在的拉美芙錠抗藥性曾發生變化時,才有突變發生。 ▲在對全球兩項entecavir第三期重要研究(ETV-022 研究HbeAg陽性反應患者,ETV-027研究HbeAg陰性反應患者)的數據進行48週分析後,證明對於未接受過核甘治療的慢性B型肝炎患者,entecavir的療效優於拉美芙錠。這些成人患者有代償性肝病、活躍病性複製的跡象、以及血清丙胺酸轉胺脢(ALT或AST)持續升高或組織學上病毒仍活躍的跡象。這些研究中數個與疾病相關的子群證明均有entecavir療效優於拉美芙錠的情形,這結果顯示對於這些子群代表,基線ALT含量與HBV遺傳型可為抗HBV療法之組織學反應與病毒反應的可能指標。在ETV-022研究中最常報告的不良反應包括頭痛、上呼吸道感染、咳嗽、鼻咽炎、上腹疼痛、疲倦與發燒。ETV-027研究發現的不良反應包括頭痛與上呼吸道感染。

  • 防範超級抗藥性細菌有一套!減少不必要的探病與陪病∼

    2005-08-22
    在抗生素發明之前的年代裡,侵襲性葡萄球菌感染的致死率將近90%;但自1940年代盤尼西林正式使用以來,致死率便明顯逐年下降。隨著盤尼西林的日漸頻繁使用,很快地在住院病人當中分離出對盤尼西林產生抗藥性的菌株,而且此趨勢亦逐漸有往社區性感染蔓延之傾向。會產生此種抗藥性的原因,是因為葡萄球菌所產生的乙內醯胺脢(β-lactamase)將盤尼西林當中的乙內醯胺(β-lactam)環狀結構水解後所導致,而影響抗生素的效果,而使細菌產生對這些藥物的抗藥性。 根據研究,近十年來對盤尼西林具抗藥性的金黃色葡萄球菌之盛行率已日益提高,在美國、英國及澳洲地區,金黃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亦是造成院內感染的主要致病菌之一,雖然社區型金黃色葡萄球菌的感染相當常見,但研究報告紛紛指出由社區型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S. aureus, MRSA)所導致之各種感染有漸漸增加的趨勢。造成MRSA移生及感染的危險因子包括:一、經常暴露於醫療照護的環境之下。二、曾放置中央靜脈導管或接受過氣切手術。三、長期住院。四、感染前曾有住院之病史。五、病人曾接受過外科手術的次數及六、最近六十天內曾接受抗生素治療等。 疾病管制局今年已與美國疾病管制中心合作,在某些醫院針對所有進入普通病房、加護病房或整個醫院病患進行重要抗藥性菌株監測與介入性隔離措施,希望藉由這些措施達到控制MRSA及抗藥性菌株的散播,因為MRSA傳播係因醫護人員接觸MRSA病患後,再以受污染的手或衣服接觸其他住院病患而傳播;此外,提醒民眾,儘量避免不必要的探病與陪病,以減少醫院內交互感染的發生,同時,探視病人前應遵守下列事項: 一、探訪前應得到許可! 二、探訪前後需洗手! 三、不可隨便碰觸病人的傷口與醫療物品! 四、低抵抗力及疑似罹患傳染者請勿探視病人! 五、寵物請勿進入醫院! 如果民眾能確實遵守上述事項,就能遏止抗藥性菌株之散播。

  • 感冒藥所指的抗藥性是什麼?

    2005-04-07
    有此一說: 常常會聽到「抗藥性」一詞,請問感冒藥所說的抗藥性指的是什麼? 只是很多種藥失去效果嗎?還有沒有其它的作用? 醫師回答 家庭醫學科 蕭旭峰醫師 感冒藥只不過是一些症狀治療的藥物,像咳嗽用止咳化痰藥,流鼻水用抗組織胺等。一般來說沒有什麼抗藥性的問題,抗藥性指的是抗生素類的藥物,因為濫用後造成抗生素無法殺死原來可以克制的細菌,才叫做抗藥性。 感冒藥之類的藥物應該是可能出現身體對藥物的耐受性增加,也就是原來有效的劑量可能無法再有效了,而必須加重藥量來治療。這種情形除非是長期使用者才有可能出現,一般人一年中感冒個五六次是不太可能出現的。

  • 「干安能」濫用嚴重引發的抗藥性如何保肝?

    2003-06-02
    文�佳里綜合醫院家庭醫學科 蕭旭峰醫師 以往治療慢性B型肝炎最好的治療方法就是施打干擾素,去年十一月 「干安能」(lamivudine)在國內上市後,對全國三百萬帶原者帶來 一線生機,被一些患者視為「保肝救命藥」,但因大部分醫師對該藥 並不十分了解,用藥時機和準則也各不相同,不僅引起病人和醫師之 間的歧異,而且也造成該藥的濫用。 據調查發現,干安能濫用所引發的抗藥性問題日益嚴重,「世界肝臟 研究會副會長」陳定信教授指出,干安能濫用已經成為國際問題,尤 其是亞洲地區,而台灣的情形也不例外,目前在一般診所中「干安能 」的使用也非常浮濫,甚至連B肝e抗原陰性的健康帶原者都會在診 所醫師的鼓吹之下服用。 亞太肝臟研究會長、中央研究院士廖運範指出,亞太地區是肝病好發 地區,今年在日本福岡與國際肝膽專家討論出共識,並刊登在腸胃暨 肝臟雜誌,希望能讓各界有最佳治療準則。廖運範建議,正常肝功能 指數者不建議以該藥治療,病人B型肝炎病毒DNA陽性反應且肝功 能指數介於2到5倍者才是治療最佳時機,尤其是大於5倍時。 亞太肝臟研究會與消化醫學會並於去年九月十六日公佈治療慢性B型 肝炎治療準則,強調「慎選治療對象及治療後密切監測」的重要性, 並且訂出干安能的治療準則,建議只有B肝病毒DNA呈陽性反應或 e抗原陽性反應,並且必須肝指數超過正常2倍到5倍,才可以開始 給予藥物治療,而且開始治療後,必須每一個月,至少每三個月要監 測一次肝功能指數、e抗原及或B肝病毒的DNA。治療結束後,前 四個月應每月檢查肝功能指數、e抗原或B型肝炎病毒DNA,以後 至少應每三個月監測一次。 由於「干安能」治療在現在的健保並未給付,一顆藥上百元,每天一 顆,一個月的藥費為四千八百元,治療時間為七到八個月,對病人來 說,負擔相當大,因此在使用上更必須格外謹慎。 本文作者:蕭旭峰醫師

  • 「後抗生素時代」來臨─抗藥性細菌伺機而起!

    2003-05-22
    文�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感染內科 盧柏樑講師 抗生素的發現始於一九二八年,一位英國科學家弗來明在培養細菌的 過程中發現培養皿遭黴菌污染,很特別的是在那一團黴菌的附近細菌 都無法生長,由此推論那黴菌必然有殺菌的能力才能使細菌無法生長 ,經過研究才發現黴菌會製造一種成分來消滅細菌,這是不同生物間 互相對抗以求生存的一種手段,這種由生物體(如黴菌)製造來對抗 另一種生物(例如細菌)的物質就是「抗生素」,這第一個被發現的 抗生素就是盤尼西林。隨著時代的進步,有越來越多種抗生素發現, 也有些抗生素是由原先自生物體的製造物再加以改良其化學結構以求 增加療效,這些抗生素救了許多得到病菌感染的患者,然而隨著這些 藥物的大量使用,抗藥性的問題也隨之而來。 抗藥性的存在並不是自抗生素大量使用後才開始的。他也是依照物種 之間互相對抗求生存的法則,既然某黴菌能分泌抗生物如盤尼西林來 消滅某細菌,那麼該細菌若沒有對抗之方法豈不就滅種了。所以該細 菌自古以來便發展出對抗抗生素的方法,或是改變其細胞壁,或是產 生抗生素分解?所以抗藥性是物競天擇的結果,自古即有。然而自發 現抗生素以後至今之大量使用抗生素,卻使得只有對抗生素產生抵抗 力的細菌能夠存活下來,於是具有抗藥性的病菌就越來越多,人類用 來對抗病菌的武器「抗生素」有效的的也就愈來愈少。雖然仍有新藥 在研發,細菌發展抗藥性的速度卻不下於人們發明新藥的速度。所以 有人悲觀的預期「後抗生素時代」─抗生素無效的時代就要來臨了。 台灣早年因為傳染病很普遍,所以使用大量的抗生素,再加上藥房銷 售及農牧業使用抗生素,如今我們較許多國家具有較高比例的抗藥性 病菌不能不說是以往種下的因而受此結果。所幸根據國外研究,在抗 生素合理使用下,可以使一個醫院、一個社區、乃至於一個國家的病 菌對抗生素具抗藥性的比例下降,使感染的患者得以有藥可醫。 如今我國已重視此一問題,衛生署、乃至於健保局對於醫師抗生素的 使用都有嚴格規範,對於民眾的建議則是以下的「三不政策」:(一 )不自行購買:抗生素是處方藥物,不要自己當醫師,有病一定要去 看病!(二)不主動要求:抗生素是用來對付細菌的,所以要在確定 細菌感染時才有療效,這就需要專業的評估。如果是感冒就醫,有百 分之九十的感冒都不是細菌感染,而且抗生素並不能加速復原,不必 主動向醫師要求開立抗生素。(三)不隨便停藥:抗生素治療針對不 同的細菌及目的,有一定的療程,一旦需要使用抗生素來治療,就要 乖乖地按時服藥,直到藥物吃完為止,以維持藥物在身體裏的足夠濃 度,以免製造出抗藥性細菌而讓它伺機而起。 抗生素抗藥性對全民健康是一大威脅,需要醫界及民眾共同努力達成 減量及合理的抗生素使用之目標,我們才能享受在有感染症時、有抗 生素可以救命的善果。 本文作者:盧柏樑

更多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