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揭開神秘の睡眠檢查中心 跟著貓頭鷹醫檢師過一天

揭開神秘の睡眠檢查中心 跟著貓頭鷹醫檢師過一天


作者/淡水馬偕紀念醫院睡眠檢查中心睡眠醫檢師林巾競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馬偕紀念醫院院訊》



「鈴鈴鈴,鈴鈴鈴」晚上6點整,鬧鈴準時響起。奇怪,誰的起床鬧鈴設在正要開心下班回家晚餐的時間呢?原來是在馬偕睡眠檢查中心上班的睡眠醫檢師們,我們的一天才正要開始。

晚上6點


睡眠醫檢師起床後梳洗,照理說起床之後第一餐是要準備吃早餐,但無奈外面的店家賣的都是「晚餐」。


晚上7點


收拾準備出發前往醫院,跟下班的人潮一同擠在路上,心情卻相當不同。


晚上8點~10


打卡上班,睡眠醫檢師的一天上工了,開始布置各個檢查室,檢查線材儀器、更換床單被套等,完成檢測前的準備,等待病人。


8點後,我們等待當晚預約的病人下課下班,在家梳洗完畢後相繼報到。事前我們都會提醒病人穿著舒適的兩截式寬鬆服飾以便安裝檢測儀器,開始前會與病人說明檢查用意、核對受檢原因,也會有耐心的回答病人各式的問題。


接著,睡眠醫檢師會安裝儀器在患者身上,包括頭部及臉上的13 條腦波線、心電圖檢測、橫膈膜肌肉運動檢測、雙腳肢動線、體位儀、胸帶、腹帶、手指血氧飽和度監控、麥克風、鼻腔前放兩條呼吸流量探頭,等下測量時,這些線體所產生的林林總總的數據,會匯集到電腦呈現出基本的18個訊號。配置完畢後請病人做簡單校正,確認儀器和電腦連線訊號正常,如有異常馬上排除。


此時間醫檢師還得抽空聯絡提醒近期的病人檢查時間,也不時有電話進來詢問檢查內容或查詢報告,我們這時也要馬上接聽處理。


晚上11


關燈睡覺!當所有檢查病人都準備就緒,就要躺回各自的檢查床上休息開始記錄。此時夜已深,受檢病人在房間內睡得正香,外頭的睡眠醫檢師卻像夜間出沒的家庭小精靈,一邊守護病人一邊忙碌著。


病人受檢時,我們會整理上傳病人所填的表格以及備註基本資料,同時一雙眼睛還仔細認真的盯著螢幕,監視整晚的訊號線沒有脫落或異常。


有些重度患者,醫師會建議需要配戴陽壓呼吸器解決睡眠期呼吸中止的問題,因此這些患者會來睡眠檢查中心進行二次檢測。此時依據每個人情況不同,睡眠醫檢師會在病人睡著後,協助調整陽壓呼吸器,找到最適的壓力值,提供病人後續在家配戴時使用。


此外,檢查過程中病人是不能下床走動的,如果有不適或是要去廁所,都必須呼叫睡眠醫檢師去處理,以確認儀器運作也確保安全。


特別辛苦的是,睡眠多項檢查的數據只要病人一清醒就會間斷,偏偏許多來到睡眠檢查中心的病人睡眠習慣都不是很好,也很容易清醒,尤其夜闌人靜時一點點細微的聲音都會被放大,因此睡眠醫檢師為了數據的完整性更是小心翼翼。出入都輕聲細語,自己要對抗瞌睡蟲也得戴上耳機,盡量讓夜晚安靜無聲,就是為了維護病人好的睡眠品質。


睡眠醫檢師一邊監測病人情況,一邊還要處理前一晚的報告,目前睡眠報告都是以人工判讀為主。一位病人一次檢查的基本紀錄時間是六小時,若是遇到提早9點就入睡的病人,那份報告時間更是拉長到八小時。儀器紀錄以30秒為一頁,720頁的報告要判讀兩次,分別判斷腦波圖以及記錄覺醒;另外還有以3分鐘為一頁的報告則是用來呈現呼吸事件及下肢抽動。漫長的紀錄需要睡眠醫檢師耗費大量的心神仔細判讀,當懷疑有特殊案例時,還會一直來回反覆地看,甚至會比對監視器及聲音紀錄,為病人把關,不漏掉蛛絲馬跡。


早上5點


結束檢查。我們會陸續喚醒病人,將檢查線拆除,提醒回診時間後就可以讓病人離開。接下來便是要整理檢查室,收線、東西歸位、換被單、枕頭套、床單,提供一個舒適的環境給下一位來檢查的病人。


早上7點


一陣忙錄之後,隨著太陽升起,其他人正起床迎接新的一天,我們終於打卡下班,餓著肚子吃下大份量的「早餐」,回家休息!下大夜的我們,回到家通常都是倒頭大睡養足精神,準備迎接下一個晝伏夜出的日子。


睡眠醫檢師的工作日夜顛倒,其中辛苦常常不為外人之。但只要想到我們辛苦檢測的結果能夠輔佐醫師治療,讓有睡眠困擾的病人終於能睡個好覺,充分的休息,也許就是這份回饋,才讓我們有熱誠繼續堅持著貓頭鷹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