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時常忘東忘西?超強記憶力的關鍵!

發佈時間:

時常忘東忘西?超強記憶力的關鍵!


作者/池谷裕二 文章出處/本文摘錄自時報出版《大腦專家親身實證的早期教養法-讀懂0~4歲的嬰語、情緒與行為,讓父母用腦科學幸福育兒》



日本有句話說「伯勞的速成貢品」,指的是伯勞鳥會把捕獲的戰利品串掛在樹枝上,作為日後的食物,但到手的獵物常常就這麼擺著,然後被忘得一乾二凈,這是晚秋的景象。因為這種現象,自古以來,伯勞經常被用來形容
記性很差的人,差到連自己捕獲的食物都會忘記。另外,也有句話說「雞只要走三步就會忘記」,大致上就是用來形容「人類的大腦馬上就會把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從大腦的觀點來說,事實並非如此,人類記性的準確度高到讓人驚訝。


比方說,先讓受測者觀看稍微有一點歪的正三角形,一個月後,再讓他們回想當時看到的圖形並畫出來,他們會畫出沒有歪斜的正三角形。些微的歪斜誤差對人類來說不會造成任何影響,他們並不會多加注意。


但是,鳥類卻會嚴謹區分那微妙的差異。一有差別,牠們就會認為那是不一樣的東西。鳥類可以像拍照一樣,正確無誤地記憶風景。


事實上,就是因為記憶正確,所以「伯勞的獵食」才會被遺忘。大家知道為什麼嗎?只要把自己當作伯勞來思考就會了解。就算現在將串上獵物的樹枝與其四周風景如拍照般正確無誤地記住了,但是,一旦枯葉或枯枝被風吹走,風景就和照片般的記憶不一致。也就是說,伯勞會認為「這食物不是自己捕捉到的獵物」。


記憶如果太過正確,實用性就會變低,草率而模糊的記憶反而比較有用。


比方說,要記住某個人物時,如果把對方宛如照片般記憶下來,一旦從其他角度觀看,那個人物就會變成別人。如果記憶沒有適度的模糊、放寬,甚至會無法認識他人。


記憶若單純只是正確,並沒有什麼用,記憶時必須緩慢而模糊。


在「緩慢」中,還要加上「模糊」這種重要的記憶要素。因為一旦將一開始從某個角度看到的臉孔記憶成「A先生」,從其他角度觀看時,「A先生」就會變成別人;如果馬上將以全新角度看到的臉輸入、保存下來,認為「這才是A先生」,這時第一次看到的臉又會變成別人。


而要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方法就是「保留」。也就是說,不要馬上做出結論,而是對從特定角度看到的臉持保留態度:「這應該是A先生」,如果還有從其他角度看到的臉,也要重複地持保留態度:「這應該也是A先生」。此外,如果沒有花點時間,慢慢學習兩者的共通點為何,還是無法形成可使用的記憶。


記憶力和想像力成反比


一般而言,記憶力好的人比較沒有想像力。因為,記憶力出色的人,總是可以想起事情的每一個細節,不需要靠想像力彌補不記得的部分。如果平常沒有練習「靠著幻想填補不清楚的部分」,想像力就無法成長,因為模糊的記憶力就是想像力的泉源。


大家聽過海克爾(Ernst Heinrich Philipp August Haeckel)的「復演說」嗎?不管是魚類、烏龜、鳥類還是人類,受精之後,馬上就會出現類似的外觀。但是,人類在成長之後,雖然會變得不像魚類,還是會有點類似烏龜。之後,又成長為人類的模樣......,以此類推。換言之,這個學說主張胎兒會宛如描繪漫長進化歷史般的成長,專家稱之為「個體發生是在模仿系統發生」。實際上,因為有許多例外,所以在某個時期,有很多人反對「海克爾的復演說」,但最近又有人認為「這個學說大致正確」,而加以支持。


也就是說,幼兒的記憶力看似非常優異,若不怕大家誤解,或許可解釋為「因為幼兒就像進化初期的動物」。孩子非常擅長「正確記憶」,所以,他們的記憶還無法真的拿來實際運用,但這些記憶會隨著成長,而逐漸成熟、變成大人特有的「曖昧的記憶」。


有的時候,我們會聽到「好羨慕小孩不管什麼都可以馬上記住」這種說法,但這其實是錯誤的想法,就是因為孩子的大腦尚未成熟,所以他們只能正確記憶。


人類的大腦和猴子不同,隨著成長,進行「模糊記憶」的能力會逐漸發達。能夠記住日文的平假名,也是拜這種模糊記憶所賜。因為如果記憶正確,就不會把日文字帖的「あ」和手寫的「あ」念成同一個「あ」字,若只能念出某種特定的「あ」,那真的會非常困擾。從這一點來看,人類馬虎草率的記憶力,著實是我們的認知核心。


「海克爾的復演說」就記憶力來說是成立的,因為記憶模式的發展也會宛如描繪進化過程般發生變化。


時常忘東忘西?超強記憶力的關鍵!

最後編修時間: 2019-05-28 12:15:50.0

Copyright © 1998 We Lead Biotech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由-「威利生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劃設計製作維護|版權所有‧盜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