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

今天不談氣功…

談談往事…


那年,她不過十五、六歲吧,


梳著玫瑰花瓣似的瀏海,村子裡的人都說她長得美。


那是一個寧靜的小村莊,她家住在廟嵌邊,


寬闊的院子裡出奇的長著一棵梔子樹。
每到黃昏,她總愛和女伴們在院子裡打羽球,


灰色的圍牆裡,經常傳來她銀鈴似的笑聲。





是夏天的午后吧,院子裡落滿一地的梔子花,


在花上跳躍的她把球打到牆外去了,


她像燕子似的穿門出去檢球,


便看到那年輕人靜靜地站在那兒,


手裡拈著羽球,輕輕的說:「噢,妳住在這兒麼?」





一朵梔子花適時掉落在她肩上,滑落地上。


他將羽球緩緩的遞給她,


再也沒說什麼,推著單車默默地離開了。








後來,她再也沒有見過他,


那個瘦瘦的、臉上帶著淡淡憂悒,


推著單車的年輕人。


他的影子卻牢牢的印在她的心版上。





      ----------





      ----------





    





二十八年後。





有一回,他參加在台北舉辦的「花蓮同鄉會」,


出席的人數還不少,他一面聽著台上的致詞,


一面東瞧西瞧,試著找出認識的同鄉。





突然他看到斜前方的一個婦人似曾相識,


再努力的搜索記憶,心中一震,該不會是她吧?


好不容易等所有的致詞都結束之後,


他懷著緊張的心情走到她身邊,


輕聲的問:「妳是不是----。」沒錯,果然是她。





他在師範唸書的時候,


有一年暑假縣政府到學校找了十幾位學生,


組成一個「貧戶調查小組」,


從花蓮北部開始一戶一戶調查,


一個鄉鎮調查個三、五天,再移師往南走。





在花蓮中部的一個小鄉鎮,


有一天晚上他到書局補充文具的時候,


就在書局裡遇見了她,一眼見到她,


她那花一般的笑靨,還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解語的溫柔,


深深的吸引了他,他像觸電一般,視線再也離不開她。





她發覺他如影隨形的眼光,羞紅了臉,


朝他笑了笑,就拿著文具匆匆離開了。


在準備轉移到下一個鄉鎮的前一天,


他又在她家圍牆外遇見她一次。





在咖啡廳裡,她娓娓的道出塵封28年的心事。


雖然已非當年的少女,輕聲細語的她,


仍然保有那份解語的溫柔,


她害羞的說,她還保存著他拿過的那顆羽球。





他們像是天際偶然相會的兩朵雲,


相會時間短暫到只是交換一個眼神,很快就被風吹散了。


每個人的記憶都像一個珠寶盒,她與他的邂逅,就像一個小貝殼,


二十八年來,它只是靜靜的擱在她記憶珠寶盒的角落裡。

延伸閱讀

參與回覆

    立即訂閱我們的電子報

    掌握最新健康消息!